荒北厨(末期无救),最近入了松沼,一松中心(主色松,也吃paka和十四一),杂食怪物。

【全员】24话细节多图文分析

从昨天到现在,心情微妙,于是为了重新做人,码个总结。

*微速度、色松、末松(天使向)、松造&松代

*纯主观,情绪化,一切说法只代表个人脑洞

在微博上已经看到了两位太太的详尽分析,有部分观点借鉴,但主要是乱补充,地址:

http://weibo.com/2295919253/DnrN64Uy2?type=repost#_rnd1458712132488

http://weibo.com/2149278523/Dnogd0lha?type=comment#_rnd1458712168055

主线(可跳过):

《阿松》是一部带有逆成长色彩的讽刺动画,主角与以往少年漫中常见的阳光勤奋,又天赋异禀家世不凡的热血男主大相径庭。他们只是六个长了同一张脸的普通废柴,天真、单纯、自卑、自以为是,作为neets躲在父母的羽翼之下,就像生活在童话里的小矮人般,把外界社会的辛劳压力、人际关系的敏感复杂、制度机器的尔虞我诈,通通挡在大门之外。

虽然懦弱,不敢直面社会,但门内有门内的优点。

他们在被保护很好的漫画世界里,展示了某些不同外界的真实与任性,没有被污染,不惮把自己的软弱呈现人前,把身上少的可怜的全部优点,毫不吝啬地打包送给兄弟们。好像只要六个人在一起彼此依赖,即便碌碌无为,也可以无忧无虑,无所畏惧。

而像卡米亚桑所说,在这个童话系统中,小松和轻松充当了类似平衡役的角色,一松也会偶尔出手。

不过某一天,一直类似“母亲”存在的轻松,决定长大成人,退出游戏,真正步入社会。六芒星重要的一角崩塌,原本连接彼此的纽带也被一瞬打乱。

于是童话世界面临着解体的危机。

以上纯属胡言乱语,下面乖乖贴图:

一、小松部分

首先让我们回忆下哥哥的自我意识:


在六子中是最小的,而且比其他兄弟小的多,形状也不美观,发着淡淡的红光,有凹痕,像一团可揉捏的橡皮泥。

可见,在人际相处中,小松一直把自我的定位放到很低,并明确的知道所谓的废柴到底什么样。

所以我认为作为六子童话世界守护者的长男,此次发怒,不光是因为任性、压力积蓄,对弟弟的背叛而生气,也是出于对弟弟前途担忧的别扭表现。


他在故事一出场,就和全家人都不同,没有露脸,背对观众而坐。并且爸爸妈妈的位置恰好把他和五个兄弟隔开了。


六个汽水杯,大家恭喜轻松找到工作,没有小松和一松的手。


在六子中唯一和嫌味称得上好朋友的其实只有小松吧,在嫌味送轻松去单身公寓时,说的那段刻薄的话,何尝又不是小松预感的现实:




作为人间国宝,资深neet的小松,就像对自我意识的认知一样,非常清楚一只废柴想要逆袭有多难,要付出多大的牺牲。回忆下我们看到五棵松们为了独立惨淡生活的心疼,如果是小松看到会是什么心情?



所以当所有弟弟都走后,长男从清早到深夜,总是坐在房顶最高处等弟弟们回来,这样的话,很远就能看见他们。


totti的手机当时显示的时间。

(ps:手机屏幕左上角写有“圈外”两字,totti在破败的老公寓里虽然抱着通信设备,却没有信号。)

小松一直卧躺的房间,其实是给轻松开送别会的地方。



墙上的鬼脸面具和收纳袋一模一样。


吃饭的也是这间。

这是六子最后一次全部聚在一起的地方,也是他们平时吃饭,共同消磨时间的地方。所以我觉得童话世界的平衡并不是随着兄弟的相继离开,一步一步打破的,而是在轻松找到工作的一瞬,就分崩离析了。

所以即便一松和十四松还在的时候,小松也把自己一个人关在这间房里。每天就在屋顶和活动室里交替出没。

不是六个人就没有意义了,记得PAKAdrama里,小松担心自己不能结婚去占卜,但在男女比例10:1的剧组里,鱼鱼子主动来找他的时候,他却转身离开了,因为不是六个人就没意义了。

感觉最虐的是这张:


在空松说“全家人”的时候,大家都面向镜头,其乐融融,笑得这么灿烂,却完全没有在到意别扭的小松。

我们看不见他的脸,想一想小松是在以一种怎样的心情注视大家。

导演这种寓悲于喜的强烈对比,真心虐。


这是小松第一次因为酱油发怒时,轻松和椴松的反应。


这是欺负了十四松以后的反应,两人头上都流着害怕惊讶的汗,所以大家应该没有注意到小松生气了。

不过他在收到弟弟信后,第一次露出不带阴影的正脸。

不论如何,下集肯定会幸福的!!


哥哥,下集一定要可爱地撒娇打滚流眼泪,大声地把憋的话全部说出来,让那群家伙快点儿回家省亲安慰长男吧。


二、轻松部分

从自我意识膨胀,到在澡堂宣布自己是偶像宅,再到上一话阅读有关自我意识管理的书,在婚礼上哭着承认自卑不敢面对现实社会,于是这一话就行动地托父亲的朋友找了工作,把夸夸其谈锁进箱子,默默实干,并尝试着关注别人。轻松清晰突出的成长轨迹,和小松万年不动的随性放任形成了鲜明对比。

首先来看看轻松的信

先后写了两次,第一段结尾处,是totti进叫他去参加送别宴;第二段是在入职后,有了磨练和体验,再把自己完整的心情告诉兄弟们。基本上可以和嫌味的抱怨对照来看。


他和在家中守候的小松相反,在自己的入职之初,就希望兄弟们可以一个个走出家门,向前进步。

如果大家总在一起,那么无论如何都会心存依靠,无法踏出自己的第一步。这个心情因为是六胞胎,因此大家都很明白吧。

为了摆脱这种生活状态,所以轻松鼓励自己做了第一个打破平衡的人。

相比于担心,他更倾向选择相信大家可以适应社会。


不知道他在走时,叮嘱了弟弟些儿什么,脑洞:呐,totti以后哥哥晚上不能陪你去小便了,不过都这么大了,我相信totti一个人绝对没问题的。


十四松听了哥哥的话,开心地点头。(脑洞:十四松很厉害哦,十四松一定也能打出全垒打,找到自己喜欢的工作,不要让爸爸妈妈操心的。)

不过在当下高度秩序化的世界,工作本来需要的就是高度同质性原子化的生产单位,对个人负载的能力看得重往往超过人本身。

所以进入社会的成长,常常意味着在与外界磨合、自我阉割与自我发现寻找中不断打磨,找到一种在遵守社会伦理规范的同时又保持部分自我本真的新平衡。

因此在我看来,总是说XX是XX就很好的长男小松,代表了某种高蹈出世、适性任情、抱朴守真的道家精神,不需要外在修饰就能维持自我的存在(ED部分,相比于空松的墨镜、轻松的荧光棒、一松的猫耳、十四松的棒球、椴松的帽子,小松的代表特征仅是红色卫衣本身,因为他的精神就是只因为自己,无需依附任何外在事物来表达。);那么这一次封印偶像宅身份,主动影响其他兄弟的轻松,更像积极入世、修身齐家,努力承担社会赋予青年的责任,确立人我关系的儒家精神。

守望与进取,沉默与鼓励,逃避与写信,速度之间的冲突与联系,贯穿了整个故事主线,也构成了每个兄弟自我成长阵痛中的内在张力。

不过虽然是平衡的挑战者,但总觉得轻松是所有兄弟里(不算joker一松)最在意的小松人那个吧。

在小松被空松揍得时候,担心的表情:


离开的时候,抬头注视着二楼的窗户:


仰视的视角:


还有在新人入职的忙碌阶段,扔挂念着大家,大半夜出去寄信,都是因为记着小松的不配合吧。

但难说……下一集小松收到的那封信,以官方往常的表现,让我逗比一下,1)根本不是轻松写的;2)内容与情绪根本不是这集轻松表现出的。也是极有可能的。

三、松造&松代

速度太沉重了,让我们来点儿温馨可爱的。

爸爸在庆祝轻松入职时的cosplay:


大家最初送给轻松的都是代表自己的礼物:


十四松是棒球棒,空松除了咪酱钱包(还有印着他头像的小内内),椴松是护肤品,老爸是美少女杂志,妈妈是润滑剂,一松是手工玩偶。


儿子间发生冲突,毕竟手心手背都是肉,看到十四松小天使完全不计前嫌,恢复精力时,爸妈欣慰的对视。


爸爸妈妈可爱的再见姿势。


陪十四松等电话的时候,表情和儿子一样紧张。


知道十四松被录取后,妈妈不禁喜极鼓掌,爸爸握拳。

都是因为有这么可爱阳光的爸爸妈妈,所以才养出了六只天使吧~~~~



四、一松部分(附带色松)

警报:因为博主是一松迷妹,肯定会忍不住矫情,肯定会忍不住苏的。

一松温柔得就像空气,不咸不淡、可有可无,但又无孔不入。


故事伊始,一松抱着汽水杯坐在墙角里。我觉得并不是因为他孤独,而是因为这张桌子是平时六子吃饭用的,只够坐六个人,爸妈加入后,数字就自动到桌子外去了。记得猫咪集吗?一松也是坐在那里,所以估计那是一松的专有位。十四松小天使闲不住的到处乱跳。

不过,就像之前卡米亚说的,除了速度外,一松也是六子中的平衡役,在碰杯庆祝的时候,他和小松是唯二没有参加的人。

对于离家这件事,相比于其他兄弟的坚决,他其实是比较动摇的。

记得在【椴松的底线】里,一松被小松摸头夸奖真有常识,就算出社会也能立足了,笑得很开心。所以就内心而论,他是不想做废柴的吧,真诚地为找到工作的轻松高兴,但又因为极度自卑消极怕寂寞,自己不敢迈出那一步,情感上也舍不得其他兄弟离开,处于摇摆的矛盾中,是速度间的过度。


totti要走时,大家都是笑着,空松说“要联系我们哦”,他一直都相信着所有布拉泽,估计此时自己也下好了离家的决心。

通过对话可以得知,totti之前大概已经打过招呼,让大家在出门时不要挽留自己。

但是一松还是忍不住问他要不要重新考虑,故意说吓人的东西刺激他,说到底是因为很担心弟弟吧。

(PS:虽然官方公式上一松的兄度只有1,但不得不说他对哥哥弟弟截然两种态度,想想上一集,作为哥哥的一松对末松简直宠溺死。)

色松的站位一如既往的和谐。


十四松接电话这里也是,忍不住又想起一松看到弟弟和彼女相处融洽时,欣慰转身的模样。




陪伴小松到最后,离开家时说的话很没底气。但是只要他从房子里出去了,也就变相的让哥哥也成为了一个人,算另一种逼哥哥被迫面对成长吧。


穿上了正式的鞋子,把小猫喂得饱饱的。

但从后面的经历来看,不得不吐槽,一松你做得这么煞有介事,可自己出门前只吃了六分之一的点心,没有钱、没有找好住处、没有求职目标(脑补:也许在求职所门口站了半天,还是没有勇气进去,最后天黑了看着人家关门了,才悻悻地走开),只能漫无目地在街上晃,最后差点儿饿晕,还好被彼男彼女帮助了,如果我是松爸松妈,一定要绑回来!!!

其他细节:


近距离欣赏下一松的手工,脑补他笨拙做缝缝补补的模样,因为怎么也缝不好,烦躁地一怒之下干脆扯出棉花成了弗兰肯斯坦猫,家务十项全能空松快来解救你弟。(痴汉笑,想要一只)


因为轻松的话陷入沉重尴尬,一松突然开口活跃气氛时,空松看着他笑了。


不是邪笑,一松真正开心的时候,是闭着嘴,憋着笑的。


空松打了小松的时候,色松的信赖与默契。


一松便服上的"DAT"查了下,有好几种意思,私心觉是“多巴胺转运蛋白”的缩写,多巴胺是一种大脑分泌的可影响人情绪的化学物质,主要负责大脑的情欲,帮助传递让人兴奋和开心的感觉信息。

五、空松部分


空松在请求豆丁太让自己寄居的时,主语从“我们六胞胎”修改成了“我”。

一直觉得空松是六兄弟最格格不入,也是最有常识的异类。他其实不是标准的neet吧,为了能和心爱的布拉泽们打成一片,才努力靠演技让自己看着虚张声势,好痛,像个靠谱的哥哥。

记得第二集【就职吧】里面,他在求职所,一开始中二装酷,被工作人员震怒地一砸桌子后,就立马吓得老实回答“希望做杂务"。


在【鱼鱼子的梦想】里他一针见血地指出,鱼鱼子之所以不受欢迎是因为很囧的鱼人装扮的缘故。

他其实是因为爱着兄弟们所以混入乌托邦的小现充吧。

在轻松的引导下,看清“过多的爱会让兄弟们颓废”后,离开家,不再以兄弟作为借口,撕下伪装,正视自己,踏实地找工作。


脱掉炫酷的夹克,穿上规规矩矩的西装。

(PS:豆丁太家里墙壁上装饰满了花,门上有关东煮娃娃的海报,可见豆丁太总是用心地对待着自己重视的人与物。)


不过即便这样,要学会诚恳的融入社会,看空松里面穿的小坎肩,阳光健朗痛痛单纯的空松内心依然是空松,所以才会被一松如此信赖着吧。

(空松选择和豆丁太一起住,也是因为两人身上都散发相同的热爱生活的元气吧。)

六、末松

关于末松,觉得大家的分析都很透彻,也没啥新见解,就简单地贴一贴。


在小松第一次发怒后,是十四松首先缓和气氛,提出要送礼物给轻松。


末松因为不适应离别的气氛,默契的尴尬眼神。


看这泪流满面的可怜样子,totti是真心喜欢轻松哥哥的吧,在轻松走后,立刻上楼去抽不合作的小松,然后显然不敌反被抽了……顶着青眼圈灿烂笑的样子很可爱。

关于totti是不是有拉大家一把的心意,我不知道,只觉得他作为幺子,从小都被宠着的,所以无论说话还是感情表达都比较直接,在看到小松踢了十四松和没有送别轻松的时候,就立马怒了。

totti虽然很胆小却又意外的理智坚强,在轻松走后,立刻决绝地去尝试独立生活,不愧是实干小达人。

(其实好好奇,红松在那段儿空白的时间内究竟发生了什么,其实会不会是因为和长男发生了争执,所以椴松才想要搬出去的。)


期待官方下集打脸!无论结局聚散离合,会一直一直喜欢大家!

向神松许愿:kamisama求第三季,第三季,第三季啊!!

评论(2)
热度(89)

© 艾米晓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