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北厨(末期无救),最近入了松沼,一松中心(主色松,也吃paka和十四一),杂食怪物。

【PAKA】挂件

*小段子

*根据真实案例改编

*微材木

*一如既往的ooc

“啪”,松野小松猛地拉开了大门,探进脑袋,欣喜地发现真是天时地利人和,其兄弟都不在,只有他家小一松无精打采地窝在被炉里看漫画,听到自己的推门声后,懒懒地抬了抬眼。

蹭了蹭鼻子,咧开白牙,走进屋。

“呐,一松,哥哥刚刚用抓娃娃机赢了一对猫咪的情侣挂件呢,不如……”坐下来,特意像密谋一样,用身子撞了弟弟一下,“我们俩挂在钥匙上吧。”

不出小松所料,他话音刚落,就看到一松的睫毛颤了颤。

“……情侣……猫,笨蛋长男,谁会和你挂那种羞耻的东西啊!”心烦意乱,大声地陈述,一松好像完全不在意地稍稍侧过头,继续看漫画书。

“真的不要吗?”小松从口袋里掏出两串细长的挂饰,故意举着,放到一松扭头就能看见的地方。系着红紫缎带的白瓷小猫,撞在一起泠泠作响。自己却委屈十足地说,“我可是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抓到哦,一松不要,哥哥会很伤心的。”

一松不断告诫自己,千万不能被这只长男的花言巧语给骗了,如果自己和他用了情侣的挂饰,以后……以后,还有其他人全部都会知道,简直完全不敢想象。

可是眼睛终不能自欺,视线的余光,不自主地悄悄地转过去,瞥见小松手里那只红色瞳孔的小胖猫正在调皮地咧开嘴,对他傻笑。

和那人好像……胸口一瞬被什么东西猛然戳中。

“嗯,才不需要”曲着的腿又往内收了收,双手握成拳,咕哝地摇了摇头。

“嗯……那么”小松的装腔作势地拖长着声音,一手摸着下巴摆出严肃思考的模样。

“本来以为这只红色的小家伙和哥哥长得这么像,一松一定会喜欢,既然不是,我还是把它们送给空松和椴松好啦。” 声音里的委屈一瞬迅速扫尽,完全没有因为被拒绝,而透露出丝毫他所自称的遗憾,像往常一样调皮地明朗说道。

站起身来,系好腰间的外套,抬腿就准备走。

“啊………”

感受到重量,宛如猎食动物听到猎物掉进陷阱一般,嘴角提起一抹运筹帷幄的笑。

声音里充满了疑惑:

“一松,为什么要抱住哥哥的腿呀?哥哥都走不动啦。”

“咳……那个,小松哥哥,不要把那东西给臭松他们吧,totti又不喜欢猫……”

“没关系啦,这是情侣挂件,他们不会拒绝的。”

小松又抬腿,一松抱得更紧了些儿。

“那……那个,他们又不喜欢小松哥哥,天天看着会烦的!”一口气说完,脸羞耻地贴在坐垫上。

即便没脸没皮如小松,看到这样超出自己预想可爱的弟弟,还是赶快控制自己乱掉的心跳,调整步伐。

蹲下身来,轻揉着一松蓬松的脑袋,“那谁喜欢哥哥呢?”

“……”一松两颊飞红说不出话。

小松也没等他开口,就趁其不备,抓住他的肩,在那滚烫的眉心上偷吻了一口。

舔了舔上嘴唇。

“嘻嘻,这个嘛,哥哥还是知道的。”

心脏狂跳不止,好像被放跑了一群野马,使劲儿地狂奔着。

什么嘛,又被耍了,一松捂着被吻过的地方,紧张得不知所措,又气又恼,但更多的,想揍自己,

心里为什么会这么开心呢!!!

真是要完完全全被这只老狐狸吃掉了吗?

 

 

 

从书店回来的轻松,一走进起居室,就看见自家长男把自家四男费力地熊抱在胸前,一起在桌子上捣弄着什么东西。

一松看见他后下意识地动了动,却被身后的长男箍得更紧。

“咦!!!”

想找条地缝钻进去,一松低头,紧张地抓住长男的手,果然兄弟间越轨的行为……
“这是今天最新上线的《双星之阴阳师》里那对强悍夫妇的猫!!”轻松大步走近,坐下来,拿起一松的钥匙扣,惊叹道。

完全没有理会一松和小松。

“唉?那个……轻松哥哥?”

“制作的还真是精细呢”,轻松一脸严肃地打量着,以专业的眼光欣赏着,“哦?还有一只紫色的吗?”又抓起了小松的钥匙扣研究起来。

“喂,轻松哥哥,你难道不觉得我们奇怪吗?”一松憋了好久,终于按耐不住哑着嗓子问出口。

轻松扭头看了身边二人一眼,一松沉着脸,手指一直戳桌子,而小松则龇着牙对他笑得一脸嘚瑟,轻松见怪不怪地说:“什么嘛,有什么奇怪的地方吗?一松你觉得在这个全家都是童贞的屋子里,我还期待看见些其他什么吗?刚刚进门的时候,二楼空松和totti……”

一松懒洋洋耷拉的眼皮,突然好奇的睁大,等着三男说下去。

这时,耳朵却被身后的长男突然捂住了,那人温热的气息透过刻意留出的小小缝隙,传进他的耳道。

“呐,一松,那种事还是不要听了,想知道的话,不如待会儿让哥哥亲自告诉你吧。”

评论
热度(48)

© 艾米晓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