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北厨(末期无救),最近入了松沼,一松中心(主色松,也吃paka和十四一),杂食怪物。

【十四一】大型犬十四松

*第一次写十四一,请多多指教

*一如既往的ooc

“汪汪——”

今年春天的时候,樱花正飘,沿着路基低头慢行的一松,听见身后响亮的叫声,不禁回过头去。

只见一只栗色的小拉布拉多,使劲儿摇晃着尾巴,仰着圆圆的脑袋,朝他欢快地跑了过来。

水灵灵的瞳孔里,始终倒影着他蒙着口罩略显惊讶的脸。

一松的瞳孔又略略张大,心中莫名触动。

双脚却不由慌张地错开两步。

挥着手,故意压低嗓子朝小东西威胁道:“喂,走开,离我远点儿,我是猫派,一点儿也不喜欢你的。”

但那小狗仿佛没听懂,歪着脑袋,疑惑一阵儿,马上又吐着舌头,不依不饶地跑到他的跟前。

“汪汪——”坐在那里,不管三七二十一,都不挪动一步。

不能碰到……

一松不知所措,是他最不会处理的类型。

就在这时,一个大学生麽样的女孩小步跑了过来,“呐,一郎,我就买束花的时间,你怎么就跑这儿来了?”她手里捧着一束新鲜的紫阳,蹲下身子抱起了小狗,“真抱歉哪,这孩子平常不太和人亲近的,也不知道今天怎么。”

她看到一松盯住小狗的表情,说道一半的话突然止住,忍不住问:“啊?你想摸摸它吗?”

她举着小狗,把小家伙充满期的脸抱到了一松面前,一松看着那圆圆的脑袋,好像在笑的眼睛,咽了咽口水,却别过头去,迅速把双手插回了衣兜,“那个,不需要,谢谢你。”

“那真是可惜呀”,女生张开的嘴,轻轻地抿了起来,失落地抱回小狗,“不过,先生你一定是个温柔的人,不然小动物是不敢亲近你的。”

☆*☆*☆*☆*☆*☆*☆*☆*☆

那年春末的时候,树木已绿,到处的天空都被阳光烤得暖洋洋一片,就像十四松的颜色。

“哎?一松哥哥,你在看什么?”

十四松看到一直站在路边望向行人的一松,也贴着他,蹲下身子,双手抱住膝盖,竖着眼睛一动不动地打量着路过之人。

他们默不作声地呆了两个小时,十四松终于憋不住开口道。

“没什么……”一松低下头,用手指戳着地上的泥。

十四松看着路人天真无邪地说:

“哎?难道不是在看别人遛狗吗?心里想着也好想上去摸一摸啊,但又很纠结,万一沾染了狗的味道,会被挚友们嫌弃吧。那个最喜欢的声优福山润主役的猫不是说过吗?‘狗是猫类最大的敌人,作为猫的朋友,旦那,你绝对不可以和它们接近哦。”

一松惊讶地抬起头,警惕地看向弟弟。

十四松继续面朝街道表情不变地说分析:“啊,不对,不止这样。”

他突然垂着眼皮,压低嗓音,特意模仿一松道:“如果我,像垃圾一样的我,碰了这些小狗,会把它们弄脏吧,所以无论如何也绝对不能碰它们。”说完后,又咧开嘴,看向一松。

“喂,你是超能猫吗?”被毫无保留地曝露了内心,一松羞耻地睁大眼睛,用手捅了十四松的腰。

“哈哈,只要是一松哥哥的事,没有我不知道的”,十四松仿佛在说什么国家大事,自豪地宣布到,“啊,对了,一松哥哥等我一会儿。”

跟不上弟弟的思路,一松来不及抓住这个瞬息万变的家伙,话音才落,十四松就像风一样从他身边跑开了。

不一会儿,身边多了个穿着黄狗布偶服,脸上描着胡须,脖子上还套了项圈,手里拿着狗链的人。

“喂,十四松!?”一松惊讶地看着这只正对着自己摇尾巴的弟弟,妈妈给你买动物装,不是这样玩的吧。

“呐,一松哥哥,我们去散步吧!”十四松把连接着自己脖上项圈的狗链递到了一松手里,趴下身子。

回头惟妙惟肖地对着一松“汪汪”叫唤着,还像真狗一样,用嗓子喘着气。

“十四松,这样真的不要紧吗?”虽然很可爱吧,但一松怎么也过意不去。

“hihi……不要紧的!”十四松憨笑着扯了扯绳子,问到,“一松哥哥走吗?”

“嗯,好吧……”一松小声回应。

“行きましょう !!!!”话音未落,身前的十四松就突然猝不及防大喊着,猛然迈开四腿,兴奋地飞奔起来,元气的尾音在风里拖得老长,“唔,今天的树好香。”

“啊~~~~十——四——松——!”毫无防备,本来就没有任何运动细胞的一松,被拽得在后面东倒西歪,像风筝一样,完全控制不住弟弟,脸因为强劲儿的风而紧缩着,声音变形地努力张口呼喊,好像真的养了一头不听指挥,活泼好动的大型犬。

身边风景一直飞速变换。

“啊?”“啪”就在一松觉得自己要断气的时候,十四松又突然秒速刹车,他来不及反应,整个人就直接狼狈地撞在了弟弟的背上。

“十四松,你”,上气不接下气,想要开口抱怨。

“hihihi”却正正对上了十四松蹲着身子,吐着舌头,转过来的视线。

空气里弥漫着浓烈的肉香。

“啊,难道想吃吗?”一松抬头望向移动的煎饼车。

十四汪流着口水频频点点头。

他只好从瘪瘪的运动裤口袋里摸出了所有的硬币,递给店员。

“您好,要两份。”

“唉,好的。”

十四松张大嘴巴,前爪攀上货车边缘,使劲儿地摇着尾巴。

一松无奈地揉了揉他圆圆的狗头。

不过,当肉在铁板上炸开了滋滋的油声时,这一人一“狗”都很快只顾痴痴地盯着店员摊饼、翻烤……的一举一动,同时默默享受得深呼吸起来。

店员都看得一阵开心,忍不住赞叹。

“你们好默契呀。”

一松耳根发红接过煎饼,没有道谢,就牵着十四松坐到了公园的花坛边。

咽了一下口水。

“给。”递到了十四松脸前,十四松却没动,只双眼期待地回看着一松,一松突然意识到,现在的十四松是狗,只好小心翼翼地拉开包装纸,吹了吹热气,把煎饼一端,喂到了弟弟嘴中。一如弟弟平时喂他那样。

“好吃!!!”十四汪咬过两口后,就情不禁地仰头狼嚎起来。

“喂,十四松,小声一点儿。”一松慌张地看了看周围安静的气氛,捂住弟弟的嘴。

又把纸拉得更低,将饼整个都塞进了十四松嘴里。

十四松双眼笑弯成了月牙,心满意足地大口朵颐着,一松也安下心来,开始小口地啃起自己的煎饼。

天空一碧如洗,阳光晴好,草丛里冒着淡淡的清香,空气都是煎饼甜甜辣辣的味道。

☆*☆*☆*☆*☆*☆*☆*☆*☆

十四松觑着哥哥吃完之后,马上又立起后背,撒欢地狂奔起来,他们越过湖面,穿过了林荫小道,跑得比鸽子还快,汗水在空气里飞。

他绕着一松转了一圈,突然“汪”的一声用狗链把哥哥绊倒,两人就一起疲惫地跌倒在草地上。

一松大口地呼气着,抬手使劲儿地揉着十四松的脑袋。

“呐,一松哥哥。”十四松把脑袋凑了过来,涂黑的鼻子潮乎乎的,离一松的脸仅一寸之遥。

一松看着弟弟天真无邪却藏着某种光亮的眼睛,不知为何左边胸口的地方错了一拍。

“我也想把哥哥吃掉。”十四松咧开嘴,绽开一个灿烂的笑颜,就低下头去,像小狗一样用舌背粗糙的地方一下一下用心地舔着一松唇边溅到的酱汁,慢慢地,手脚也不安分地,把自己整个身子都贴到了哥哥身上。

“十四松”,一松声音沙哑,浑身无力,不知道为什么面对弟弟这越轨的举动,却提不起丝毫反抗的动力。

风刮过耳边,四周一片寂静,天空很辽远。卫衣上有被太阳烤热的,散发着温暖味道的绒毛,痒痒地挠着鼻尖,好像真的跌进了那个一直很想要的,只属于他们两人的世界。

一松把自己埋在草里,侧过头,脸颊微微地发红,也顺应着心里的本能,搂住弟弟的后背,轻啄着他黝黑的犬鼻。

“嗯,十四松就把我吃掉吧。”

ps:关于扮成小狗,我觉的一松从来都把动物当朋友而非宠物,所以十四小天使完全不介意。

评论(4)
热度(74)

© 艾米晓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