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北厨(末期无救),最近入了松沼,一松中心(主色松,也吃paka和十四一),杂食怪物。

【パカカラ】一松和空松的情人节大作战

*过节,于是忍不住写了一直好想玩的214oso中心修罗 三观不太正 哥哥大总攻

*感觉好冗长

*高中paro

*一如既往的ooc

前情:小松在女生中人气极高,于是从小到大,因为暗恋着小松,一直争锋相对的空松和一松,决定在情人节这天,暂时休战,联手抵御共同的敌人——大批袭来的本命巧克力女孩。

"好吧,my brother,为了明天我们暂时握手言和。”

松野家的屋顶,夜色沉默,新月如钩,只见两团模糊的黑影盘踞其上,一点星火在半空中明灭闪烁。

“咳咳”,坐着的一松捂住口鼻不住地干咳,眼睛里溢出泪花对身边之人不满地道,“喂,混蛋クソ松,先把你的烟灭掉。”

“呐,一松,这可是成熟的标志啊,明明小松哥哥……”

“小松哥哥是小松哥哥!”话还没说完,一松就暴跳而起,双手揪住空松的衣领。

果然只要提到哥哥的话题,马上就会成为他们之间的导火线。

空松盯着弟弟愤怒的眼神,仰着头,虽然是妥协,却还是毫不示弱地咧开嘴,摊手丢下烟头,使劲儿用鞋头碾灭:“这下你满意了,对于可爱弟弟的要求,我向来无不满足,除了……”

“好了,别废话”,一松放下空松,背过身去,从口袋里偷出了一张纸,“这是我偷偷从轻松的风纪委员检查表上复印下来的名单,小松后援会成员名字后都做了标记,还有一些潜在的对象也画上了。”

“哦?”空松一手接过名单,看着上面的猫爪痕迹,“不愧是最敏锐的一松”,本来想伸手揉一揉弟弟蓬乱的头,却被一松眯着眼睛,嫌弃地躲开了。

“不过嘛”,空松从自己的口袋里掏出笔,“关于女孩的话题果然还是totti最有发言权了,我也打听来不少情报哦,比如五组内向可爱的学习委员美菜,其实从高一起就在暗恋着小松哥哥呢”。他在提到的女孩名字后,画了副小小的闪着星的墨镜。

一松胸口不快得闷烧,但也只是轻轻地啧了一声。毕竟相比于牛高马大的二哥,在他心目中,那些玲珑娇俏,像糖果一样甜甜的女孩子,明显更具竞争力。如果让他知道自己很受欢迎,还被告白了,那个一提到胸部和翘臀就色色傻笑的笨蛋大哥,绝对会分分钟都沦陷的!光想象着他挽着一个女生去约会的场景,一松就觉得怒不可遏。所以,虽然也很讨厌这只情敌二哥,就姑且和他合作吧。

“那就这样决定了”,空松把标记好的表格,分了一半给一松,“可千万别有漏网之鱼。”

“切,这还用你提醒。”

2月14日,才过了中国的春节,天气尚且清寒。为了以防万一,一向赖床的一松,从昨天大半夜就翻墙进了学校,隐藏在鞋柜附近,眼神执着地等着那些早起的鸟儿自投罗网。

六点半,晨光熹微,开始有人陆续进了校门,小松的魅力果然非同一般。一松看到,每隔上两三分钟,就有一个女生蹑手蹑脚地来到鞋柜前,左右张望地打开柜门,放进一盒巧克力,既有超市买的精装,也有精美的纯手工作品,与周边一众男生清冷的战况形成了鲜明对比。他不快地啧了数声,最后舌头与脚一样,都不由发麻了。每次觑着柜子将满,一松就会迅速跑上前,把巧克力取出装进一只大口袋里。

之前他骗空松说,要把这些巧克力全部扔掉,空松立马下不了手,所以这个光荣的任务就由他一手负责。其实一松准备全部带回家,投喂永远吃不饱的十四松。

而与此同时,和小松在同一组的空松,则承担了另外一项重任。在很久之前,他曾为自己缝制了一件和小松完全相同的红色卫衣,今天刚好派上用场。作为戏剧社第二十四当家(戏剧社二年级以上,总共二十五人),他决定扮演成哥哥,一早坐在教室里,等着姑娘们张冠李戴。

“咦,娇羞的小绵羊,这难道是送给我的吗?哎,可惜哥哥已经有心上人了,所以本命的巧克力都只好通通谢绝了。”

几个女生有些不适应,捂住了嘴巴,小声议论:“今天的小松君怎么这么痛?”

空松赶快尴尬地靠在椅子上,捂住额头,解释道:“一想到今天是这么甜蜜的节日,我就有些兴奋,语无伦次。”

“那,今天小松君的眉毛怎么这么粗?”

“啊?……为了情人节早上出门,我特地修了眉,显得英气。"

   "平时上学总迟到,今天小松君怎么这么早?”

“啊?……当然是因为情人节,想早点儿见到生机勃勃的大家了。”

“那……”女生表情有些不甘地凑近了空松,“小松君,你喜欢的人到底是谁呢,可以偷偷告诉我们吗?不然就这么被拒绝了总觉得……”

“嗯,这个自然”,空松豪迈地点了点头,“我一直很喜欢的人当然是英俊炫酷,温柔帅气的空……”突然毫无征兆,一听金属装的巧克力如炮弹一般从后门急速飞来,正中了空松的额头,把他直接砸得翻倒在窗台上。

一松迅速将手塞回口袋里,假装什么事也没发生的怡怡然走过。

为了转移众人视线,不让空松露馅儿。他在清理干净鞋柜后,看着小松打着哈欠到了学校后,就从隐蔽处走出来,亦步亦趋地跟在他身后。在哥哥走向教室的时候,突然从背后出声装作碰巧的搭讪。

“小松哥哥,后院有只小猫爬到树上下不来了。”一如既往的面瘫,却透着淡淡的可怜求救道。

“啊,什么?一松想要哥哥帮忙吗?”小松很顺手地揉了揉一松蓬松的头,然后指头在鼻子下抹了抹,眼神狡黠地说,”也不是不可以啦,不过今天是情人节哪,一松是不是该送哥哥巧克力呢?”

“嗯……好吧。”一松故意假装被敲诈得犹豫了一阵,不快地回答道。

催促他快走,然后在小松背后,趁他不备,朝空松得意地瞥了一眼。

从凳子上爬起来的空松不快地提起眉头,迅速地掏出手机,给与一松同组的轻松发了条短信,说今天这孩子想翘课,看紧一点儿。

跟在恋慕的哥哥身后,一松胸口的小鹿不断乱跳,但却还克制自我地表现得脸色阴沉。他不时抬起头,用以眼杀人的功夫,扫视周围,把那些和小松不在同班,或者不在同一年级,手里攒着巧克力,看向这边,正在纠结的女生,直接吓退回去。

“一松,你有没有觉得今天空气有些阴沉,明明是情人节,大家额头怎么都阴云密布的?”小松问道。

“这种事我那儿知道,大概是因为天气太热,大家都想要降降温。”

“喵——”在树枝上蹲坐半天的超能猫,终于看到好友领着他哥走了过来,站起已经麻了的腿,假装害怕地抖动起来。

“啊,是它吗?”小松指着树上姿态不太协调的小猫。

一松点了点头。

“我记得它是一松的好朋友吧,身体很强健,还经常从房顶上飞下来袭击空松,这点儿高度应该不成问题吧?”

“厄……”一松额头开始流汗,被哥哥盯得想快想承认时,脑袋突然灵光一闪,“最近天气冷,它感冒了,手脚不太灵便。”

小松拉开嘴,瞥了一松一眼:“好吧,为了吃到一松的巧克力,哥哥我就上树舍命抱小猫吧。”

说着,他把外衣脱下来,系在腰上,身手灵活地一纵便攀上了树干,两脚踩稳后,开始往上爬。但在手将要够到小猫时,突然停住了,转过头朝树下的一松喊道:“呐,一松,巧克力可要手工的哦!!”

一松仰着的脸迅速嫣红,热得立刻垂了下去,双脚胡乱地踩着地面的杂草,揣在卫衣口袋里手,紧紧攥着那个装在小方盒中,自己好不容易做出来,却完全烤焦了不能见人的巧克力。

“知道了,混蛋长男,速度快一点儿,小猫很害怕。”出口中气很足,最后却微弱得几乎无声。

看着他的麽样,小松笑嘻嘻地身手把超能猫拥到了自己胸前。

这时,天空中忽然飘来了《天空之城》的前奏,是预备铃的钟声。

"喂,一松,快上课喽,给我乖乖回教室坐好。”从二楼的窗户探出了轻松的脑袋,他笑得很灿烂,手里的考勤单却被捏得簌簌作响。

大概因为气质像老师的关系,一松从小就对这三哥有几分忌惮。

他动摇地看向树上的小松,已经玩累的超能猫叫了一声,从小松怀里一跃而出,直接飞到了他的肩上。

“一松,你快回去吧,想谢哥哥课间再来吧”,小松朝愣着他挥了挥手,然后抬头对着轻松说道,“你这样整天唠叨,会找不到老婆的呦!”

轻松手上被卷成筒的考勤单,直接朝小松飞了过来,他稍稍偏头躲了过去。

“混蛋长男,你也给我赶快去上课,不要带坏弟弟!”哥哥的斑斑劣迹,他已经没心管了,不过对还存几分单纯的弟弟,却不能放手。看着一松恋恋不舍地开始往教室小步跑,轻松瞪了小松一眼,就把窗户关上了。

小松望着一松慌乱离去的背影,用手指抹了抹鼻尖。

趁一松把小松带走之际,已经换回自己衣服。一直在一楼窗口守候已久的空松,终于探出头来。

刚才的对话听得一清二楚。

其实,他也希望哥哥能尝一尝自己禽兽制作的巧克力。家里的厨房被一松锁住了,只能在周末偷偷溜进了学校的家政教室,非常小心翼翼,不发出任何声响的,用自制模具,做了嵌了果仁的樱桃巧克力。但不知怎样才能送出手,毕竟作为次男,空松没法像弟弟们一样自然的撒娇,同时觉得自己也不会被哥哥那么重视。

心痛如绞。

“哦,小松哥哥,刚刚在教室里听见你和轻松的声音,老师已经在教室门口了,快点儿进来吧。”但他还是拉开了一抹温暖的笑,朝哥哥呼唤道,向上一抬,把教室的窗户大大敞开。

小松咧开嘴,从树上一跃而下,做个前滚翻,冲到了窗台下,“啊,还好有空松,差点儿又要被那个啰嗦的欧巴桑叨叨了,果然还是空松最可靠了。”抓住着弟弟的手,一提腰便翻进了教室。

正好踏进教室的老师狐疑地瞥了他一眼,小松很自然地假装只是早上睡迷糊了从座位上跌了下来,又爬了回去,一把快手地拉起窗帘,因为坐在最后一排的角落里,老师虽然心里有气,却也抓不到确证的把柄。

而此时,坐在他前排的空松,已被小松强行推正了身子。“可靠……”从耳朵到手掌反复回想着哥哥的温度,哥哥的声音,神情恍惚,还想更多更多,就像平时打架一样能站在哥哥的身边。

“嗡嗡”抽屉里的手机突然亮了。

来电显示,一松。

“你这只狡猾的クソ松(`_´)ゞ

空松嘴角无奈一笑,毕竟这么多年,喜欢着同一个人,一松的心情他并非不懂。

不过还是争锋相对地回了一个:“彼此彼此,猫松大人。”停了一下,又加了一句,“不过任务可别懈怠。”

“啰嗦,知道。”手指才抬起,一松的回复就到了,简洁的四字。多年的情敌关系,反而形成了某种默契。

你来我往,里外夹攻,这一天,一松和空松交替地出现在小松身边,又利用六胞胎同一张脸的优势,各个击破,帮小松挡掉了大部分的巧克力。

因为班级在二楼,一松不得不上下来回跑,累得气喘呼呼,还时不时被风纪委员轻松追杀,十四松忍不住趴在玻璃上,来回数着自己百年难得一见的懒散哥哥飞奔的次数;空松则扮成小松,在每个目标女生附近晃荡,一一好言婉拒了大家的本命巧克力,虽内疚地把每个姑娘的心意记在了本子,知道此举不好,但胸口的躁动,无法安静,只能逼自己骑虎难下。

不过在大作战即将圆满结束之际,却发生了一件出乎他们计划之外的事。

在下午最后一节课前,空松和一松交班时,他们没有想到,自己竟然被女孩告白了!

“松野空松君——”

“松野一松君——”

“我喜欢你……”

“喜……喜欢!?"一松慌乱得手足无措,除了鱼鱼子外,他这辈子都基本上没和同龄的女生说过话。眼下这个女生身材娇小,一头栗发,用紫色的蝴蝶结绑成了双条马尾,看样子应该是一年级的后辈吧,扑闪着一双清澈的蓝色星眸期待望着他。

“我是一年级的小路绫里,从入学开始,就注意到前辈了,前辈总是默默地照顾着学校里的小猫们,很温柔,所……所以,在Valentine,做了巧克力,还希望前……前辈能收下。”

女孩把一盒做成了各式猫咪的巧克力举高,递到了一松面前,透过清亮的玻璃纸,一松看到每一只小猫都神态可掬,栩栩如生。

“我……”心跳加速。

另一边。

“空松,其实在戏剧部里,能遇到你真好,作为后辈吃苦耐劳,每天又给大家带来欢乐。”空松这辈子也想不到,话剧社的女二号师姐,竟然一直在注视着自己。她一头乌黑的长发垂在腰际,面色白皙、温润,眼尾妩媚,瞳孔清亮,身材修长,几乎和空松自己差不多高,与他的半吊子相比,是真的那种时刻被聚光灯照射的人。

“当发现的时候,自己已不知不觉被空松君身上那种沉静笨拙的温柔所吸引了,最后一年的Valentine,果然还是想……”前辈从手提袋中取出了一份用亚光的银色包装纸精心装饰的巧克力。

“千惠前辈……”,看着前辈认真的表情,一向不懂拒绝,尤其担心会伤害身边之人情感的空松,僵在了原地。

“对不起,对不起。”

就在这时,一个穿着红色卫衣的人拨开了重重看热闹的人群,嘴里骂骂咧咧地走了过来。

他站在一松和空松的中间,收敛起了平时嬉皮笑脸的表情,显得严肃而认真,对着女孩们鞠了个躬,一字一顿地说:“真是很感谢二位姑娘独具慧眼,发现了我兄弟的可爱与温柔,只是,果然对不起啊,这两个孩子已经有喜欢的人,真的十分抱歉!”

长男的话音刚落,如同惊雷,女孩们不可置信地睁圆了眼睛,探寻地看向自己的“本命”,而她们的“本命”却不约而同,表情惊讶地看向身旁的长男。

那只眯起眼睛,笑起来就会龇出白牙的老狐狸。

多年如一日的,胸口的左边,就像被精铁的牢笼束缚住,不可遏制的跳动着。

他……他是知道的吧,空松和一松交换了一个眼神,却发现对方的脸红热得就像被烧熟的螃蟹。

慌张地咽了一口口水,埋下脸,同时鞠躬,双手紧贴裤腿,腰几乎弯成了120度:“对……对不起,我确实已经有喜欢的人了。”郑重谢绝道。

从这郑重的姿势中,女孩们仿佛也感受到了什么。

“空松君,果然是一个温柔的孩子。”话剧社的前辈声音轻柔梗咽,微微鞠躬还礼,抿嘴笑着转身离开了。

而喜欢一松的后辈,已开不了口,泪水刷得一下夺目而出,一松想要伸手去安慰她,小女孩却倒退了半步避开了,双手不停地抹着眼眶:“没……没关系的,一松前辈,我……我只是一下还控制不了自己,希……希望您幸福。”把巧克力紧紧抱在胸口,转身脚步踉跄地快速逃走,栗色的双马尾不停地在身后左右摇摆。

看着她们难过的脸,一松和空松想起之前对小松gril做的种种,情绪低落,“我们果然干了好多坏事吧……”

“呀——能明白就好”,长男沉静地吐出一个句子,安抚地拍了拍两个弟弟的脑袋。

但又立刻恢复了平日那个没大没小,嬉皮笑脸的状态,一手勾住了一个弟弟的肩,语气哀怨地说:“呐,一松,空松,哥哥我今天好伤心,好寂寞啊,明明是情人节,却一块巧克力也没有收到。这么不受欢迎,真的好可怜啊,作为弟弟又被告白的你们,是不是该安慰下哥哥呀。”

他顿了一下,喷出一口热气,对着两个弟弟的耳朵,愉快地悄悄提议道:“比如作为偷巧克力的惩罚,以身相许怎么样?呐,刚好还剩一下节课,轻松和十四松,椴松是绝对不会翘课的。”

一对本来已经满面通红的情敌,现在心中不知是喜是怒,感觉自己被捉弄了,却又无力反驳。而头上却自然烫得冒出了蒸汽。

果然是没心没肺的混蛋长男,他们打了这么多年,最后竟然是这样的收场吗?两人同时掏出藏了半天的巧克力使劲塞进了小松嘴中。

“咳咳,你们这是谋杀亲兄。”小松捂住了喉咙。

空松和一松同时拉长着脸瞪着他。

可是即便这样也完全没办法不喜欢这只哥哥。

评论(4)
热度(49)

© 艾米晓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