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北厨(末期无救),最近入了松沼,一松中心(主色松,也吃paka和十四一),杂食怪物。

【色松】第一次约会

*日常约会梗
*微速度松,末松
*一如既往的ooc

二月,春日在即,冰雪消融,那些在大街小巷中蜷缩了整个冬季的野猫,也纷纷开始舒展身姿,在黎明前后,飞檐走壁地对唱起情歌,尖细的嗓音宛如婴孩啼鸣。
轻松不胜其烦。

特别是家里还有两只比它们更让人操心的兄弟。

在去年秋末,明明一松已向空松告白成功,互相说了喜欢,但整个冬天他们却只像过去一样蜷缩在屋子里,没太大进展,忽略其他兄弟般,隔着老远,趁对方不注意,就互相默默关注着彼此的一举一动,说话小心翼翼,反而比之前更客气了,谁都不敢率先跨出那一道线。

逐渐家里形成了一种诡秘的气氛,这种旁观者清的挠人感在众兄弟眼里,不啻像让人难以忍受的八点档黄金狗血剧。

于是,趁着天气变暖,树木抽绿,万象更新的时候,小松和椴松都不约而同地托着沉重的脑袋,仰头朝三男摆出了一副意味深长的委屈表情,十四松不明就里,轻松插着腰撇撇嘴,瞪了小松一眼,好吧,这种时候就想到要他出马了,真是没用的混蛋长男。

不过他还是轻咳两声后,开口喊到:

"喂,空松,一松——"

听到自己的名字和那个敏感的词连在一起,本来一个在东北角撸猫一个在西北角对镜梳头的人,紧张地转了过来。

他们视线碰触了一下,又马上逃跑般,迅速望向了轻松。

"喂,你们过来一下。"轻松微笑着说,就像要告诉什么好事一样,超他们招了招手。

两只偷偷观察着对方,不情不愿地挪动了过去。

"喂,你们两个想要交往,就赶快给我出去约会,不要在家里不干不脆的碍眼。"轻松的脸色突然笑着沉凝下来,没给二人任何反应的时间,就一手一个,揪住了哥哥、弟弟的脖领,把他们直接丢出了家门。

"轻松果然最靠谱了。"长男一只手捂住嘴巴,扒在三男身后讨好地笑着。

"轻松哥哥好厉害。"椴松的瞳孔睁大,真心感慕。

"好厉害,好厉害!"十四松不知怎么就窜到了轻松头顶。

他们四人把大门赌得严丝合缝。

接着保暖外套和围巾之类也像落雨般被甩了出来,盖了他们一身。

"喂,你们听好了",轻松一手叉腰,一手指着家门口下令道,"今天晚上,你们不牵着手回来,不准进门。"

然后话音未落,就"啪"地一下,把大门关了起来。

一松和空松面面相觑,空松伸出手想要拉一松起来,一松犹豫了一下,还是自己爬起了身。

他们穿好衣服后,无奈地看了看纹丝不动的家门,小巷里传来了两声微弱的猫鸣,一缕清风吹过。二人只好遵循命运地沿着小街漫无目的地往前走,空松在前,一松在后。

气氛安静得有些尴尬。

"一松,既……既然都出门了,我……我们去干点儿什么吧。"空松不像平日一样,开口就是很痛的台词,他看着天空假装随意地说。

一松走上来一点儿,他双手插在裤包口袋里,看见空松扁起衣袖,漏出的半截胳膊,想要伸出手来,咽了下口水,却又忍不住扭开了头,低声问到:"你有什么想去的地方吗?"

"嗯,不如我们去喂猫吧。难道春天到了,一松一定有很长时间没见到你那群好朋友了吧。"

真是温柔的笨蛋,一松在内心里咬牙切齿地轻轻吐槽了一句。

他抬脚在空松屁股上小小踹了一下:"喂,我是问你想去哪里啦?"

空松本想回答:"一松想去哪儿,我就去哪……"但看到弟弟认(阴)真(沉)的表情,他马上get到了空气,搜肠刮肚。

脑中突然一亮。

"呐,一松,你能陪哥哥去看电影吗?"

一松望着他点了点头。

空松瞬间露出了一个灿烂的笑颜,天真的就像得到了一整板巧克力的五岁小孩。

一松呼吸一滞,觉得自己的眼睛有些恍惚,一片樱瓣从头顶上飘落。

"呐,真是太谢谢一松了,哥哥一直希望有人能和我去看新上映的大片呢,自己一个人在电影院坐着,总觉得有点儿怪怪的。"空松笑着,双眼一直宛如新月。

"baka,这不就是情侣该做的事吗?"一松小声地咕哝,加快了步伐,又往前走近了两步。

空松楞了一下,心脏跳错过半拍,脸上不觉的飞起淡淡的红晕,原来一松是这样想的吗?喉咙略哽,嗓子有些嘶哑地回应道:"嗯,说的也是,我和一松现在是情侣了呢。"回给弟弟一抹安心的笑。

两人进了电影院买过票后,空松很兴奋,他第一次去食品区用赠送的优惠卷兑换了一大盒爆米花和两杯橙汁,开心地捧在胸前。

"给,一松。"笑着把饮料递给弟弟。

一松很少来这样的地方,不住抬头打量着层层叠叠拼贴而成的不规则几何吊顶,到处是大头像的缤纷海报,爱情剧男女主互相凝视着的立式展板,三三两两簇拥在一起的人群,不觉发愣,却又忍不住小小的兴奋。

"嗯。"从空松手里接过果汁,插上吸管,小口地啜饮着,感觉鼻孔里每吸入一口气,都回荡着甜甜的味道。

一松展开手里的票,上面写着《007:幽灵行动》,随口问到:"这个电影好看吗?如果不好看,我就把你……"

“超级棒的,一松相信哥哥吧。”话还没说完就被眼睛发亮的空松抢了过去,朝他竖起了大拇指。

好吧,难得这家伙毫不掩饰地愉悦,一松也不打算再欺负他。

只是情侣之间是不是应该再亲密点儿?他盯着空松晃动的手腕,不觉有些心虚。

“啊?”

“喂,赶快进场吧,不然迟到了。”又不忍不住轻轻踢了他一下。

“嗯嗯。”空松什么也没察觉,浓密的眉毛呈倒八字,精神地斗在一起,对自己笑得一脸无邪。

一松觉得双夹发烫地把衣领拉高了起来。

“报告小松司令,一切进展顺利,目标已进入放映厅,但尚未牵手!”他们不知道,身后正有两只“小特务”藏在吧台边。十四松握着椴松的手机,竖着眼睛,表情严肃地报告道。

“嗯,干得不错,十四松上尉,请继续保持观察行动。”电话那头传来了小松笑嘻嘻的声音。

“嗯,遵命。啊,totti好甜,好好吃!”一瞬气氛突然转变。

“难得公款消费一回,十四松哥哥,再吃一口。”椴松捧着一杯插着巧克力棒,水果满溢的巴菲,用银匙又舀了一勺铺满奶油的冰淇淋放进了哥哥张开的嘴里。

十四松好吃得闭上眼睛,两只长长的袖子抬起来,大叫一声“美味!”

被扔在桌上的电话里,传来了小松炸毛的声音:“喂,你们两个不要公款私用啊,呜呜,哥哥……哥哥也好想吃芭菲呀。”以及更炸毛的轻松:“喂,混蛋长男,快放手,不要抱着我哭,啊啊,鼻涕要弄到衣服上了。”

电影开场时,灯光熄灭下来,整座大厅瞬间黑黢黢一片,唯有大屏幕上闪烁跳换的画面在不停切换,一松只能借着微弱的光线,才能看到旁边空松模糊的轮廓。

其实他对枪战片并不很感兴趣,飞射的子弹,侧翻的跑车,突然引爆的大型炸弹,每一样都让他觉得很吵。

但是看身边的空松就大不一样了,每一种反应都让他觉得很有趣。全神贯注地盯着屏幕,表情随着剧情的起伏投入得瞬息万变,津津有味,偶尔伸过手来抓一把放在两人中间的爆米花塞进嘴中,大口地咀嚼。

特别是女主父亲去世那一段,他竟还伤心地哭了,不过本来就很容易被情绪感染的一松也忍不住跟着哭了,只是他趁人不备,用袖子把眼泪悄悄抹掉了。伸过手拿了一粒爆米花放进嘴里,酥脆的玉米味瞬间把口腔填满。

“啊,对了,一松”,眼角还挂着泪水的空松突然转过头来看向一松,小声地说到,声音还有些断断续续:今天本来是要和一松来约会的吧,一不小心,我又只顾自己了。

他伸过手,忽然紧紧握住了黑暗中一松靠近他的那只手,“如果是恋人的话,就需要同甘共苦吧。”

荧幕上,女主被反派劫持,詹姆斯·邦德孤身闯进了敌人的老巢。

一松紧张地又吃了一颗爆米花,感觉哥哥的手心很温热。

看了一会儿电影,忍不住抬起来吻了他的手背,“恋人话,如果没有接吻,就不算正式签订吧。”

男主把女主拥到了床上,他们俩狂热地亲吻着。

“那,一松”空松的手像触电一样挣扎了一下,他满脸通红地看向弟弟,就像一颗熟透的桃子。

“闭上眼睛。”一松难以直视哥哥真纯的眼眸,命令道。

空松很顺从地配合了,但一松仍因为他鼻孔中呼出的轻小气息紧张着。

一点点地靠近,反正这种地方,不就是来做这种事的吗?

感觉手心渗满了汗,一松攥紧了另一只手,嘴唇终于碰到了哥哥的嘴唇,两片柔软挤压,反复地按上去,盖了好多章。感觉心脏就要在此刻停止时,才放开了对方。

“嗯……?一松,不进来吗?”空松睁开眼,疑惑地指了指自己的牙齿。

“你想死吗,kuso松!”一松觉得自己本来已经羞耻地快要爆炸的身体,现在真的要爆掉了。

“噼里啪啦”满屏幕都是烟火,男主来支援的队友炸掉了整片敌人的工厂,烈火熊熊燃烧,所有观众都全神贯注,完全掩盖了一松的羞怯。

忽然他抬头,发现旁边那张脸已经凑了过来,也在他的嘴唇上轻轻吻了数下,笨拙地不像亲昵,却仿佛被啃咬,可每一下都让他不想放开。

“呐,一松”,空松喘不过气,抬起头来,朝弟弟弯着眉傻笑到,“我们的契约是双向签订的哦”。

一松心脏一紧,捏紧空松的手,抓了一大把爆米花,塞进了他的口里,小声说到:“嗯,期限是一辈子。”

“重要情报,重要情报,小松司令,我们看到了目标对象已经牵手成功,走出了电影院。”十四松和椴松目瞪口呆,没想到两只笨蛋哥哥竟然发展这么快,出了影厅后,虽然表情和身子在穿梭的人流中,都显得很木讷,但手却是紧紧扣在一起的。

手机里收到了回复:“干的好!十四松上尉你和椴松参谋长可以顺利完成任务回来复命了”,他顿了一下愉快地说道,“妈妈买了梨子哦。”然后手机里就只剩牙齿咬开果肉,果汁四溅的清脆声响。

他们咽了咽口水。

突然对面一阵翻天覆地的骚乱,传来了轻松的声音:

“喂,混蛋长男,不要偷吃空松和一松的份!”

回家的时候,在早春的夜,气温下降得很快。

猫咪叫着飞上屋顶,弄翻了垃圾桶。

“阿嚏——”空松打了一个喷嚏,肩膀微微往内缩着。

“空松,冷吗?”他旁边的一松,突然停下脚步,面无表情地取下了自己的围巾给哥哥系上。

“喂”,空松本来想阻止的,但还是被倔强的弟弟制止了。

系完围巾后,一松又用双手抓住了空松半握成拳头的手,对着它努力地哈气,然后拉过来,放进了自己外衣的口袋里。

“baka,”空松看着一松冻红的手,“别忘了我才是哥哥啊。”他掏出被一松放进口袋的手,紧紧握住了弟弟的手,被温暖过的热量很快就传递到了一松那边,一松的手瞬时恢复了血色,然后他们把剩下的手,各自搁进了自己的口袋里。

“嘿嘿,能做一松的恋人真的好幸福啊!下次我们去游乐场吧!”空松笑得很开,今天看起来特别兴奋,提着的小眉毛,两眼发光地看向一松。

“嗯”,一松点了点头,却故意有些威胁地说到,“只要kuso松不要在过山车上吓得大喊大叫就行,不然我就把你丢下去。”哥哥的表情立马微微僵住,果然很好懂,一松抬头看向天空,今夜的星星好像特别明亮干净,就像身边人的眼睛。

“喂,你们终于回来了!”昏暗的路灯下,远远地看见了家里四子的身影,他们都穿着家居服,缩手缩脚地站在大门口迎接着被“丢出家门”的兄弟。

“今天有发生什么有趣的事吗?”小松咧着牙问。

“这个……”一松不知道如何开口。

“呐,我们下次再制定什么计划呢?”空松笑着反问到。

评论(12)
热度(54)

© 艾米晓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