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北厨(末期无救),最近入了松沼,一松中心(主色松,也吃paka和十四一),杂食怪物。

【PAKA】小心猫咪

*16话脑洞延伸,看到大大严肃的发展,决定来个二货的展开

*信口胡说的借口,起码是在潜意识里有过念想吧,一松也许真的对哥哥……

*一如既往的ooc

小松很喜欢猫,只是他并非像一松一样喜欢和猫交朋友, 而仅仅是喜欢捉弄猫,看着它们一脸警备地在自己不断的进攻中,最后忍不可忍,全身炸毛的样子,实在会满心欢喜。

因为嘛,对于他来说,人生如果不S一点儿,生活岂不是会很无聊?

可是最近,这只长男却有些悔不当初。

 

  

“啊啊啊啊啊!!!我为什么要去捉弄一松!”小松抱着漫画书在起居室里一个劲儿地打滚。

自从那天调戏完假扮空松的一松后,他本来只习惯装进阳光、赛马和小钢珠,一直随性乱来的大脑中,就不时浮起弟弟穿着松松垮垮的夹克,尴尬地抬着头,神情紧张地对自己说:"呐,小松哥哥,其实我一直喜欢你!啊……是最近发现这个倾向的"的画面。

他明明只是想捉弄一下弟弟,看着他鸭子嘴硬、慌慌张张演戏的样子好有趣。想着难得一次听内向一松编出这么长的句子,说出这么多的话。

反正在一松进屋前,他早就知道空松在房间里睡觉了。 

本来三两个回合后,看这孩子已经差不多到极限了,自己也玩得够开心(虽然脸被揍得很疼),小松就准备给弟弟一个台阶下,主动提及想试穿空松的衣服,让他自然地吐露实情。但没想到,这孩子简直傲娇到一定境界了,明明已经模糊抓住了哥哥的用意,却还是不肯说实话,反而越描越黑,毫无征兆地编造了最坏的借口掩饰。

"小松哥哥,其实我喜欢你啊。"

听他出口的一瞬,冲击来得太突然,小松感觉自己瞬间就石化了,心脏噗噗噗大声快跳,震得耳膜也上下打鼓。看着一松游离的眼神,脸上淡淡的粉印,反而是自己恨不得赶快找条裂缝逃走。

虽然清楚知道这只是句随便扯出的瞎话,可是为什么身体会有这样的反应呢?

小松第一次有了这样的念头,"难道自己喜欢一松?"

要从兄弟关系中脱离出去吗?

趁着一松掏出钱,提出让自己去赛马,小松立刻顺竿爬下,表演得好像他真的是个会为了区区一千块就忘乎所以,屏蔽掉所有惊人之语的笨蛋。

 

"啊啊啊啊啊,明知道那是瞎说的。可是……可是!"自从那之后,好几天过去了,小松脑中的摄影棚还是接连不断自动回放着那个场景,有时想着想着,甚至就傻笑起来了,还被路过的轻松和椴松盘问套话以为是在小钢珠店悄悄赢了大钱。

就连在看漫画书时,主角的头上也会突然晃出一对灰色的猫耳;在赛马场呐喊时,精神烁烁的斗驹,一恍惚,好像眼睛也耷了下来,睫毛很长,就像一松紧张的神情。

特别是一喝过酒后,每一个向上蹿起的啤酒泡里,仿佛都可以闻到一松的味道。那些本来已经忘记的,小时候的相处细节,竟然一个接一个地从记忆的深处钻了出来。

天哪,其实自己就是喜欢一松吧,他怀疑到,看来非得去找弟弟确认一下才行。

可偏偏那只孩子好像存心在躲着他,"呐,一松",每次他一喊出口,一松就像飞出去的炸弹一样,瞬间暴烈开来,警惕地竖起耳朵,顿一秒,背过身,拔腿就跑。

试了好几遍,无一例外,他确信绝对不会错的。 

"啊啊啊!"。 

想到一松向来敏感,小松就觉得一定是那孩子察觉到了自己的不轨意图,所以才会老远远就落荒而逃的。

"呜呜呜呜,一松不要抛弃哥哥啊!"

他扁着嘴,又神情委屈抓过枕头,咕噜咕噜,在地板上滚了好几圈。

"羽毛都要飞出来啦。"在桌子边制作喵酱周边的轻松嫌弃地换了个位置,不知道自家幼稚的长男是不是中邪了,一个小时之内,已经独自表情万变地演了数出哑剧了。轻松不禁想到这家伙可以惟妙惟肖地模仿众兄弟,不如把他送去学落语好了,也许会是条不错的出路,家里还可以少张嘴。 

突然,只见长男坐起了身,楞了一秒,抓起外套站起来,搭在背上,一如往常嘴巴很欠地告别道:"啊,轻松,我要去打小钢珠了。呐,话说你画的老虎还真是逼真呢。"

调皮的尾音,话音刚落,小松耳边就飞来一支尖锐的彩铅,轻松炸毛地大喊着"混账长男去死吧!" 重重地把门关上了。

小松一脸无辜地挠了挠头,很高兴自己又惹弟弟生气了,走上街去。

 

关于一松,他想,反正时间久了,这孩子一定会明白哥哥的良好用心的,他那么内向、没朋友,全身散发着阴暗的气息,像垃圾桶边上的小精灵一样,怎么可能会舍得一直躲着我这和蔼可亲的哥哥嘛。

于是得意地走向了小钢珠店。

而与此同时,在小巷的另一边,某只松野却在抱着猫咪纠结,自己为什么口无遮拦,现在满脑子都是那只从早到晚,露出白牙傻笑的笨蛋哥哥的脸,简直要疯掉了。

 

 

估摸着天色不早了,小松才从小钢珠店里磨磨蹭蹭地出来,准备回家。

他走在路上,神情恍惚,本来以为开心地赌一把就会好的,可是为什么滚动的小钢珠,也一闪一闪地变成了抱着猫咪的一松。 

挠着脑袋:“唔,难道哥哥真的不会好了?"

就在这时,透过微暗的路灯,他在道路的尽头,隐隐约约看到一抹黄色的影子。

十四松吗?

小松挥着手,试着高声喊到:"喂,十四松!"清亮的声音在空荡的夜里传的很远,甚至撞在墙上还有回音。 

十四松愣了一秒,点了点头,朝他走了过来。

站住之后,十四松把长长的袖子耷在身前,朝他问好:"は,十四松てす。"

小松整个人定住了,嗯?这这这死鱼眼,明显就是一松嘛,他在干什么!!模仿兄弟上瘾了吗!!?难道真的以为自己是傻瓜吗!!!? 

但短裤什么的,小松想要捂住鼻子,真是太犯规了。

他努力让自己镇静下来,因为好奇,暂时还不想拆穿弟弟,假装完全没发现地开口道:"哪,十四松真是好巧啊,不如我们一起回家吧。"

"嗯,好巧,一起回去。"一松点了点头,微微驼着点儿背,乖乖地跟在了自己右手边。

小松觉得气氛好尴尬,都开始怀疑是不是出现幻觉了。

走了一段路后,突然旁边的人又开口道:"呐,小……小松尼桑,今天的月色真美啊。"好像想要找到一个基点却失败的高低起伏的嗓音,非常突兀地在小街上拉扯着,就像没有调过音的小提琴。

小松抬头望了望天,乌黑一片,不明所以"呐,一……十四松,今天是阴天吧,完全看不到月亮啊。"

"啊,那个",一松慌张地抬头,又马上低下去,轻咳了一声,寻补到,"我……我是想说,如果今天能看见月亮就……就死而无憾了!"相比于刚才为了刻意模仿十四松鼓着胸腔说话,现在因为情绪低沉下去的声线,才更像一松自己。

月亮?

死而无憾?!

小松突然停住了脚,感觉头顶瞬间被一个吓人的念头击中。

这……这……难道一松是在向我告白吗?!!!! 

因为不敢开口,所以装扮成十四松? 

他难以相信地机械扭过头去,只看到那孩子低着脑袋,咬住嘴唇,皱着眉,满脸通红,又怒又委屈。 

他能读懂一松的每一个表情。

绝……绝对不会错的! 

 

这么想着,瞬间,小松自己的脖根也开始紧张得抽筋,发烫。

忍不住一手搂住弟弟的肩膀,却还是强作镇定地亲切回应到:"哎,十四松,哥哥听懂了哦,只是对不起哪,哥哥不能回应你。因为哥哥一心一意只喜欢你一松哥哥哦。"

感觉手臂下的身体像小野猫一样,偷偷抖动了一下,小松看到弟弟抬起了脑袋,清澈的瞳孔小心翼翼,难以置信,又透着掩藏不住的开心。

 

小松觉的自己的心跳就要停止了,他打开另一只胳膊,笑着把一松整个人都拥进了身体,"呐,其实我早就看出是你了。知道一松也喜欢哥哥,哥哥真的好高兴啊。既然你开不了口,就让哥哥来吧。”

温柔的尾音才落下,但转瞬又有些抱怨:“只是呀,一松,下次可千万要穿自己的衣服哦,哥哥可不想对其他兄弟抱有这种奇怪的想法。而且也会给别人添麻烦的。”

后背被重重拧了一下,肩膀被抱紧,小松听到一句从自己卫衣里传来的断断续续的低沉回应,"嗯,一松,好像……很喜欢……笨蛋哥哥。"

 

评论(8)
热度(106)

© 艾米晓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