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北厨(末期无救),最近入了松沼,一松中心(主色松,也吃paka和十四一),杂食怪物。

【色松】那只哥哥

*大家都懂,已经炸成碎片的我
*无脑欢乐向,十六集一松事变脑洞延伸
*擦边球
*另外最重要的,一松左(哈哈哈,其实并非过激党,什么都吃)
一如既往ooc

故事从最炸的这里开场:

空松,空松,空松,空松——!这家伙为什么想扮成我,想平息这个场面吗?神,这家伙是神吗?倒不如去死吧!

“起来了喵,还很困啊喵。”

喵,为什么要扮猫!

“要不要一起去赛马场啊?”小松拿着1000元钞票朝弟弟挥了挥。

一松提心吊胆,这家伙不是最喜欢赛马了吗,绝对会举手投降的!

但只见空松惊讶地张开了嘴,只露出了一瞬兴奋的表情,就很快转过头去挣扎了起来,然后假装淡定地开口说:“不,今天就算了,一松……啊,我有正经事要和空松说,哥哥先去吧喵。”

这算什么,这难道是为了救我要赶走小松吗?这家伙的温柔到底是怎么回事啊!倒不如去死吧,我已经是空松boys了!

一松感觉自己以后已经没有办法再直视空松了。

“感觉今天你们两个好恶心呀,好吧,再见。”听完弟弟的话后,一直依依不饶的小松终于拉开门走了出去。

一松松了口气。

“喂,你在干嘛呀?”觑着哥哥走远,扮成一松的空松迅速从沙发上跳了起来,他真被弟弟吓到了,临时救场这种事情,可不是随时都能做好的。

侧着脸,好丢脸,好可怕,这笨蛋怎么这么可爱!被哥哥抓住的一松心脏一路狂蹦。

但只要一松懈下来,看见他的脸,身体就忍不住……
上手直接抓住空松的衣领,一松表情凶恶的大声威胁道:“我说你要是敢把这件事告诉大家,我就杀了你!混蛋,把这件事带进坟墓吧!”

“这种情况还这么强硬。”果然,马上不管怎么在理,想要反抗,只要自己一凶起来,那家伙就会立马软下去,害怕得流眼泪。

啊,什么嘛,这家伙为什么这么害怕,明明理亏的是我啊!

一松一边抓狂,一边又觉得好可爱!感觉自己四肢百骸都在发热,心脏狂跳不已,仿佛随时都要坏掉,总之,完全无法保持和蔼的语气啦。

又暴躁地吼道:“不管怎样,先换衣服吧,baka!”

他脱下kara的紧身裤,吐槽着皮带上的骷髅还真蠢啊。

递过去,接过自己的运动裤,一下套上。

静静地坐着等待,完全忘了穿上衣

Kuso松好慢……

空气很安静,阳光射进来,只能听见衣服与肌肤接触的窸窣声,一松奇怪小松在外面怎么都没有一点儿响动。

时间被拉得好长,他不可回避地注意到,此刻,起居室里只有他和没有穿好衣服的空松。

头脑发胀,脸升温,握在一起的手也是烫的。

可恶,世界上怎么会有这么温柔的笨蛋!

不知怎么,视线就开始悄悄地往那个人身上转移。

蓝色的裤脚,还皱在一起的裤腿,紧致结实的大腿,双手向上一提。

一松咽了下口水,觉得胸口刚才跳得太快,现在已经不会动了,凝成了一块,密密地疼。

最后皮带扣撞击的脆响好像打开了一扇开关。

“呐,一松,我的衣服。”只穿着白坎肩的空松朝弟弟伸过手去,双眉微蹙,好奇为什么这么半天,弟弟没有穿好卫衣,却依旧光着上半身,双手放在膝盖上,抱着腿,抬头定定地看着他。

“kuso松。”然后听见了那句从喉咙里挤出的沙哑的呼唤。
后背的寒毛不自觉地竖起。

还没反应过来,就见一松大猫,一跃而起,抓住了自己的双肩,表情紧张地对视了一眼。

然后就动作野蛮地从上往下扯自己的背心。

“啊?啊?啊啊!一松你要干嘛啊!”

“等会儿你就知道了。”回答的声音很轻。

空松赶忙双手交叉,捂在胸前。

但松喵的执念似乎很大,衣服似乎要被扯破了!!最后,挣扎的空松后知后觉就和弟弟缠打到了一块儿。

一松的死鱼眼,专注地盯着空松的身体,空松伸长着胳膊,左右突围,努力要把弟弟的脑袋推开。

“啊”,但最后背心还是飞了出去,看着天空中划过的白线,一松脱力地趴倒在地。

刚刚没能看到kuso松的上半身,现在全部一丝不挂外露在自己眼前。结实的肌肉,甚至能看出腹部两侧笔直的人鱼线。

他忍不住裂开了嘴。

空松生气地捡起弟弟扔在地上的卫衣,抛在了他身上:“喂,一松,快穿起来,都……”

但话还没有说完,脚步趔趄,失去重心,只剩下“啊!”被刚才小松随便搁在地上的小鱼干袋子绊了一下,整个脸朝下地朝弟弟扑了过来。

天啊,上帝,这是为什么!

一松惊讶地长大嘴,其实他比跌倒之人还慌张,耳根通红,看着那张朝自己越来越近的脸,转瞬就会贴上,心脏马力简直爆表得快要碎掉。

突然急中生怯地转了个身,把背留给了空松。

“啊,好险”,对方也舒了口气,喟叹道,“还好没撞到一松,不然会很疼吧。”

空松伸长了胳膊撑住了地面,并没有让之自己碰到一松。

什么呀这温柔的家伙!

一松心里一万个追悔莫及,痛恨刚才不应该害怕,应该坦率地伸出手接住他的,这可是难得送到口边的肉包。

“啊,你们在干嘛?”

“啪”,门突然开了,小松探出脑袋,看到了尴尬的一幕。

可他一副很懂的样子又把门轻轻捎上了,好像只是发现弟弟们看电视一样回答道:“啊,不打扰你们了。”

“不是你想的那样!”空松拉开门,急于解释。

“放心吧,我不会告诉别人的。”小松朝一松眨了下眼,用一副我全都明了的轻松语气说道,又笑着把门拉上了。

一松一下明白过来,天哪,那家伙刚才绝对在门口偷听,羞耻地想要捶地。

但还是心领神会地接受了哥哥的好意,拿捏着哭腔细声附和道:“空松哥哥不要啊。”

“啊啊啊,真的不是这样的!!!”空松没发现两只的诡计,被捉弄得手足无措,最后靠在了墙边双手抱头。完蛋了,这辈子都洗不白了,自己怎么可能对弟弟做那种事呢!

可他没注意到,更危险的,原本趴着的弟弟站起身来走向了自己,嘴角浮着一丝微妙的曲线。

一松胳膊一展,搭上了哥哥身后的墙壁,看着对方慌张的表情,视线从上往下,定格在了肚脐,威胁地说:“呐,奥尼桑,我们继续吧。”

评论
热度(42)

© 艾米晓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