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北厨(末期无救),最近入了松沼,一松中心(主色松,也吃paka和十四一),杂食怪物。

【PAKA】路边采访

有原创人物“我”,职业:助攻,性别不明

*双向暗恋

*一如既往的ooc

*第一次写おそ一 好难把握尺度

 ——————————————————————————————————

这是个风和日丽的中午,从早晨开始,我就一直躲在松野家比邻的小巷中,空气中除了酸果子的气息,还飘着阵阵鱼腥的味道,惹得肚子好饿,但想到被交付的重要任务,就勒紧了裤袋。

紧紧地盯住门口,直到那个穿着红色卫衣的青年走出房门,嘴角一如既往地上扬着,真不知道他为什么每天都这么开心。

 

我跟着他走过两条街后,迅速地跟上了前,蓄谋已久地开口:

“吶呐,那边的长……哦,不,松野先生可以稍等一下吗?”

松野小松听见声音后,定住脚步,迷茫地朝左右望了望,然后回过头望向我,指着自己的鼻尖问到:“喂,小姑娘,你刚刚是叫我吗?”

我连忙使劲儿点头,绝对不能错过这次辛苦得来的机会。

“咦,电视台呀!难道说我们这附近发生了什么大事吗?”他拍了下后脑勺,狡黠一笑,眯起眼睛问道:“还是说,其实你们是星探,在我身上看出了不一般的潜质,准备引领我进入好莱坞,走上红地毯,直接称霸奥斯卡?嗯,那可要提前说好啊,作为长男,我的身价可是很高的,毕竟家里有五只嗷嗷待哺的neet。”

“这……”,果然是我很不擅长应对的人,身上毛不由地竖起来,和主人完全不一样的风格。

紧张地开口:

“其实啊我是松野兄弟情感关爱成长频道的记者,不知道作为长男,小松先生是否愿意给我们透露一下,某件人民群众一直高度在意的事?”

听了我的解释,他一下明了:“什么呀,原来是八卦记者呀”,有些泄气,但好像并未因此不高兴,很快接受了现状,妥协道:“呐,好吧,你们想八卦什么我还是可以悄悄地透露的,关于弟弟的事没有人比我清楚了,比如choro有洁癖,十四松睡觉会磨牙,还有totti和Kara两人最近怎么看都有点儿微妙……只是,那个啊,好处还是不能少的哦。毕竟每次出去喝酒,都是哥哥我买单,快被这几只臭小子榨干了,都凑不够本钱给风雷狮子驹下注的。”

“恩恩,这个自然,我们会直接把采访费转到小松先生的账户上的”,怕没完没了,在他换气的一瞬,我赶忙抓紧机会插进话去,转变主题急速大声问道,“那小松先生可以说一说在众多弟弟中,你为什么最担心一松吗?”

啊,低着脑袋大吸一口气,终于问出口了。

“嗯?原来你们想问的是一松啊。”出乎意料的,他的声音突然平和下来变的很轻,面部肌肉微动,脸上出现了一点儿紧张的神情。

我咽了咽口水。

他摸着后脑勺好像在努力思索:“嗯,关于那孩子吧,怎么说呢,总有种看着很笨,老让人不放心的感觉吧。比如因为很内向,不擅长交际,他经常被人误会是成阴冷危险的存在。记得上学那阵儿,每当和班里同学擦肩而过,他总是抬手想打招呼,但又因为害怕,表情纠结地再三,最后还是没喊出口,好几次就这么被对方忽略掉了。时间一久,大家私下里也觉得一松冷冷的不合群,还很没礼貌,都不和他接近。”

“所以啊,每次经过他们班教室,看着这孩子坐在角落里,偷偷觑着其他同学有说有笑,微微透着羡慕的眼神,哥哥心里就超难受的。于是也试着帮了它几次,比如在什么校园活动啦,或者看到他们班里同学时,主动借机连线,在背后推他一把,但是这孩子吧,大概已经太习惯把自己包裹在的叛逆甲壳中,虽然想去接触,却因为不懂怎么接受对方的好意,又怕伤害对方,除了我们几兄弟外,完全不主动和任何人说话。哎,作为哥哥,真的好担心,明明这么可爱的弟弟,别人都不知道。”

“而且呀,他总会在别人都不注意的情况下,主动帮妈妈整理垃圾,给小猫喂食,然后一声不响地把哭着的小女孩飞了的气球,爬上树捡回来。虽然因为装扮可疑,经常被路过的警察叔叔当做诱拐犯抓起来,厄,我知道,是因为我去接过他好几次,回来的路上他都不会抱怨,只是很安静地跟在我身边。所以啊,一松真的是那种被人卖了,还会帮人数钱的单纯孩子啊。哥哥好担心,如果以后步入社会,绝对会被那些丧心病狂的黑心boss利用的,很可能被拿去顶包也说不定。”

“不过看他现在的样子,也没什么工作的动力,每天喂喂猫也挺好的,如果以后没人养他,反正还有我”,他本来一根指头搓着鼻子,插腰笑得很开心,突然顿了一下,迅速接续道,“我们兄弟在嘛”。

这时,他突然抬手看了看腕上的表,对我说道:“就说这些儿吧,再多的也不方便透露了。呐,以上内容你在外面宣传一下就算了,但可千万别让我们家那几个neet知道啊。额,不然一松会害羞的。”

“恩恩”。我赶忙点头,心潮澎湃,天呐,主人竟然有这么可爱的一面吗?明明……

“喂,oso哥哥!”

“啊,ka ra ma tsu。”突然从街的另一边,松野家那个眉毛浓密的次男跑了过来,长男低头朝我眨了眨眼,好像在提醒不要忘记刚才的约定,然后就站直身体,笑弯着眼,朝弟弟挥手。

“吶呐,oso哥哥,我们刚刚在翻箱子的时候,意外发现了好东西哦!”次男走近后,并没有注意到我的存在,直接勾住了长男的脖子,从闪闪的皮夹克中,掏出了三张照片,“你快看,这是高中时候,轻松给一松、十四松和椴松在校园祭拍的执事装留影啊,真的超级可爱啊。不愧是My little brothers。本来想拿去柏青哥店给哥哥看的,没想到在半路上就遇到了。”

oso好奇得接过相片,笑容不变,瞳孔却微微地放大,评价道:

“哈哈,那时候真的好青涩呀,这张totti彬彬有礼地背着手,对镜头很习以为常,还有那张十四松双手乖乖托着盘子,眼睛却定定盯住点心不放的表情,我都快笑死了。”

“哈哈哈,真高兴,世间竟然刻下了我little brothers干净的痕迹,一下都觉得天空更明朗了。”

“痛いよ,空松。”小松表情很痛地捂住了胸口。

我好奇地悄悄抬头,看到了那张主人的照片,难得穿了一身规整的黑色燕尾服,脖子上打着领结,似乎没有发现有人正在抓拍自己,回头露出一副慌张的神态,手中的蛋糕摇摇欲坠,差点儿跌落在地。

本来想凑近看更仔细些儿,却惊讶地看到,和次男有说有笑的长男,手指趁弟弟不备,灵活地抽走了那张照片,偷偷地塞进了自己的衣服里。

我呼吸一滞,心脏砰砰乱跳。顾不得许多直接闪身钻进了一旁的小巷,和松野兄弟们拉开距离。

想赶快回去告诉主人。

按停了录音笔。

“呼”喘口气,拿出了口袋中的糖果吞下,变回了原来的样子,四肢一落地就觉得安心了,在输水管、垃圾桶盖上几个踏纵,伸长着前肢,急速跃上了房顶。

扫了扫尾巴,径直窜到那个总是喜欢坐在房顶上晒太阳的人腿边蹭了蹭,“喵喵,主人主人,我今天去你大哥那里探了口风,发现你们俩绝对是情相悦的呢,快去告白吧!”

上气不接下气。

“喵——”

“喵——”

其他小伙伴们也不知道刚才藏在哪儿,现在突然一个个探出头来,仰着脖颈儿起哄儿。

我把用尾巴卷住的录音笔轻轻搁在了他的腿上:“不信的话,主人你自己听啊,我还亲眼看见他把你穿着燕尾服的照片藏进了自己衣服里!”

仰着头,我猜不穿主人此刻的内心,但不一会儿,直接感受到他的大手突然盖在了我的头顶,使劲地揉了揉。嗓音比平时更低沉地说道:“真是的,才不需要你们干多余的事呢!”

“可是,你明明每天都坐在房顶上看他吧。”另外一只猫友,舔了舔爪子补充道。

一松挥挥手,把它赶走了。

指着身后下令到:“喂,猫仔们不要都蹲在这里,赶快去干活呀,今晚还想不想吃鲔鱼罐头的?”

“喵”,听见鱼,猫的眼睛都一只只亮了起来,舔着嘴唇四散开去。

只有一只灰色年迈的长毛猫静静地走了过来,肉球踏在瓦上,完全没有声响。它蹲下巨大的身子,威严地开口道:“呐,一松,我们账上快攒够能够盘下柏青哥店的钱了。”

“啊,真好呢,ありがとう。”一松的声音松懈了许多,嘴角升起了一丝幅度,不自觉地抬起手摸了摸自己蓬乱的头发。

好像又回到了遥远记忆中那个下午,空气里飘着醇厚的咖啡和甜腻点心的味道。

“喂,一松看镜头哦!”

托着盘子转过头去,却发现不是三哥,而是大哥拿着相机,下意识慌张的想要逃跑,手脚不听使唤,差点儿造成了严重的事故。

“咔嚓”,此刻自己失态的傻样就被这么定格住了。

飞出去的蛋糕,被照完相后,身子灵活的哥哥不急不缓一个侧滚翻稳稳地接住了。

看着他一系列貌似惊心,实则流畅的动作,内心又忍不住羡慕、赞叹。

总是能得心应手地控制全局呢。

而且,还不忘安慰笨拙的自己。

“吓到了吗?哈哈,いい子、いい子,今天一松表现得很好呢!“没有责怪,把蛋糕放回托盘的时候,又习惯性地揉了揉自己的脑袋。

难以摆脱的,只属于小松的触感。

日落偏西,一松的视线穿过了街道,走进了那家柏青哥店中,注视着那个咧嘴笑着,为了讨好顾客,不断鞠躬的服务生。

不甘心地用手捂住了心口。

“真是个单纯的笨蛋呢”

 

PS:oso方面,松野家因为养育六子很辛苦,近年来爸爸的生意又亏岁,于是陆续欠下了些儿债务。作为长子的oso知道真相后,不想让弟弟们担心,于是和妈妈商量了,从高中起,一直在柏青哥店老板那里打工。

Ichi方面,一松从小是个天赋异禀的少年,虽然很内向,但智商极高,而且某天突然发现,自己竟然有和猫交流的能力。于是渐渐通过这神通,瞒着大家,建立起了一套独一无二的情报网,成为附近町镇首屈一指的情报贩子,并以此牟利。因为职业的习惯和敏锐的天性,他高中时经常注意观察和收集班里的各种消息,但被oso完全误认为想交朋友不敢出手的表现。

从小因为内向,所以对开朗勇敢的大哥很敬仰依恋,而且很喜欢在他面前表现成好宝宝,被摸头夸奖的感觉。

在情报工作中,他得知了oso的秘密,于是决心要在暗中逆转态势。

猫咪喝了从大裤衩博士那里得到的神奇药水,可短暂地变成人类,可他们更喜欢当猫的感觉。

评论
热度(76)

© 艾米晓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