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北厨(末期无救),最近入了松沼,一松中心(主色松,也吃paka和十四一),杂食怪物。

【全员主色松】单打不独斗

高中生设定

一如既往的ooc

——————————————————————————————————

“因为一直注视着那个人,所以有关他的事,我全都知道。”

——某猫控

 

“啊,一松尼桑,那个玩偶和你的朋友猫好像啊~”

十四松惊奇得把整个脸都贴在了玩具店临街的橱窗上,透明的玻璃里立马反射出了他孩子气的天真表情。卧在玻璃后,半垂着眼帘,微微扬起头的橘色小猫,也好像在回望着他。

“喵——”趴在一松头上的超能小子,懒洋洋地转过脖子,悠闲地摆了摆尾巴。

“走了,十四松”,一松却没有回头,只是双手插在制服口袋里,面不改色地催促到,“想打棒球的话,就快一点儿啦,不然那些大个子的家伙又要来了。”

“哈,呦西!等我一下尼桑。”听了他的话,十四松立马抛开橱窗,兴奋地挥着球棒,蹦蹦跳跳追上了走在前面的哥哥。

但还是忍不住摸了摸超能小子:“呐,小猫啊真可爱呢。”

猫咪舒服地伸了伸脖子。

听见了不爱说话的闷骚哥哥,突然说了句不明所以的话:“无论如何,这家伙就是这家伙。”

空气中飘来了饭菜的香味,落日的余晖,把这同样长相,却一动一静的两个人影拉得很长,回家部的生活就这么简单、自由、随心所欲,没有热血奋斗不甘,也没有争端吵闹排挤,在寂寞里透着一丝纯粹的温馨。

 

 

Choro松关上窗户,夜色沉静下来,六子的床铺已经打开。

十四松迅速换好睡衣后,像莽撞的小狗一样,蹭蹭噌第一个钻进被子,开心地把自己裹好。

“吶,一松,睡觉喽。”小松清点着人数,朝起居室呼唤到。

“哦……”一松低低地呼唤了一声,许久之后,才抱着猫咪走近房间,不动声色地看了看自己枕头旁空着的床铺。

其他兄弟们还在睡前进行着最后的卧谈。

“吶呐,废柴哥哥们,马上就是校园祭了,你们有参加什么活动吗?“todo捧着粉红色的脸,转向右边,笑着问道。

“嘻嘻,这种时候嘛,当然是在主题餐厅吃饱喝足后,翘课去闲逛啦,放心吧,我试过好几次,老师绝不会查人的。”小松一脸得意的说。

“哎,就是因为长男你总是这么玩世不恭,目无法纪,所以班长才对我们六子印象不好。这种时候当然应该积极参与班级活动!”

“你还好意思说choro松,班长明明是因为你打着宣传委员的招牌却天天往隔壁班跑看什么喵酱,所以才生气的啦。”小松忍不住反驳道。

“那十四哥哥呢?”

“嗯,大家说我随便去玩就好了。呐,一松尼桑,我们一起去吃芭菲玩射击比赛,然后看空松哥哥表演话剧吧?”

“唔,好的。然后最后一个不要。”果断地回应到。

“那totti呢?“

“厄……我要和同班的几个女孩一起去玩,会远远避开哥哥们的。”小恶魔弯起嘴,笑着说。

“切”,收到了大家不约而同的回馈。

“不过嘛,学园祭什么的果然是这样最好了,懒懒散散,不用费力还玩得很开心。”小松拉好被子。

“恩恩,尼桑说的没错。”其他四子也深有同感地点头到,带着各自的期待陷入了梦乡。

 

“辛苦啦,辛苦啦。”

夜色沉沉,终于结束了一整天的排练,虽然之前很努力地把公主、王子、皇后、猎人和七个小矮人的台词都全部背了下来,最后只争取到了给公主送信的松鼠的角色,空松还是每天都练习得津津有味、意气风发。

“呐,松野君,你只是扮演一只起勾连作用的松鼠,不用在公主面前说太多话的。”导演对空松在灯光下抢走女主镜头,太过闪亮的存在有些尴尬。

“哦,好的,我记住了,谢谢导演!”空松毫不沮(反)丧(省),轻松道谢后,琢磨着自己刚刚的发挥,把松鼠尾巴塞进了书包里,但因为太过专注,忘记了头上还别着两只长耳朵,戴着它们心满意足地走出了校门。

夜很静,没走多远,突然在一条阴暗的小巷中,传出了猥琐的声音。

“咦,小姑娘,两个人这么晚回去没关系吗?不如我们护送吧,看你们的制服应该是旁边赤冢高中的学生,这可是家私立学校,你们家该很有钱吧。”

“我……我们……”

“是啊,大小姐,救济下我们这些贫困的青年吧。”

乒呤乓啷——

“喵!”

金属撞在地面,垃圾桶打翻的声音。

“喂,你们要干什么,作为男人怎么可以欺负女生呢!”空松眉头一皱,二话不说,就一个箭步闯进了小巷,五个着装怪异,头发五颜六色朝天竖起的青年,正把两名低着头瑟瑟发抖的小女生堵在了墙边。

他们听见空松的喊声齐齐转过头来,眉毛一挑,凶神恶煞地讥讽道:“怎么的,臭小子,你还想英雄救美不成?”

一个流氓借着昏暗的路灯,瞥见了他头上的松鼠耳朵:“哈哈哈哈,老大你快看,这小子头上还戴着道具呢,是出来卖萌的吗?”

其他几人也觑着眼睛看清了空松的耳朵,捂着肚子笑作了一团。

面对发育尚不完全,比自己矮了半个头的高中生,完全没有惧意。

“哈,真正的男人从来不在乎低级生物的取笑。”空松也挑了挑浓密的眉毛,嘴角拉起一抹笑,完全没有害怕的意思,卷起袖子冲了过去,尾崎的自尊心不允许他在这种时候丝毫让步。

那几个小混混有些惊讶,彼此交换了个眼色,,留下一人守住女生。其他几个就抹起袖子,昂着头,气势汹汹地朝空松走了过来, 一副不把这小子打残誓不罢休的样子。

“哼”从出生开始,就和五个兄弟不断切磋武艺,特别是要躲过某个暴躁的弟弟时刻出其不意的攻击,还经常被某个爱惹是生非的哥哥抓去助拳,空松即有经验,身手也算敏捷。擦着空气躲过小混混们左右横飞的拳头,抓住一只胳膊往后使劲一撇,再斜脚飞出踢中对面之人的腹部,回身之时一肘子砸在了对面人的下巴上,瞬间听见骨头松动的脆响。

一下就把几个小混混揍得头脑不清。

但对方毕竟人多势众,年岁又长,骨头很硬,空松虽处处抢了先机,自己也着实唉了好几下,疼得不清。看来没办法再这么纠缠下去了。

他于是抹了一把嘴角被打破口的血,火上浇油地开口:“嘿嘿,你们几个成年人就这点儿功夫,果然和哥比差远了。”

“切,臭小子“,几个人抬起手又准备上,但明显因为刚才的伤,再加上恼羞成怒,动作凌乱了不少。

空松看准时机,抢进小巷尽头,出其不意地狠狠踩了看守女生的混混一脚,趁他低头呼痛时,用力向上一记勾拳。

急忙牵出两个已经被吓傻的女孩儿,把她们护在身前,往巷子外走,“喂,空松girl,松鼠战士来救你们喽。”一路挥开袭人的拳头,跌跌撞撞地把她们推出了巷子,女生们不放心地回头,不忍心自己跑掉。

愤怒的小混混们现在已经没有心力再去调戏女生,只想着打扁眼前的小鬼,把他团团围住。

空松一边出手,一边对女孩们喊道:“呦,公主殿们你们快走吧,王后的恶势力还是交给我对付。”他认出被围住的女孩其实是戏剧部的主演。

听到了远去的脚步声,他才放下心来。抬起腿,用全力死命地踢了混混头一脚,从人群中劈开一条缝,顾不得接二连三飞来的拳头,拔腿朝相反的方向跑去,总之先把他们引开,再赶快回家。

 

沿着河绕了几圈,拖着疲惫的身子,总算把那群人甩了,手臂上被扎了玻璃。空松忍着疼,筋疲力尽地跑回了家。气喘吁吁地走进玄关,房子已熄了灯,毕竟现在已经是一点,被打肿的眼角还在隐隐作痛,血顺着被玻璃刮伤的胳膊不断往下流。

 

他已经习惯了空无一人的起居室,每天晚上排练回来都不会有兄弟等他,“不过嘛,也许这才是坚毅男人该有的孤寂的背影吧?”有些自嘲地扯开了嘴角。

已经习惯了这么多年以来,和兄弟们一直保持着点儿格格不入的感觉。

拉开灯,盘膝而坐,发现矮几上一如既往放着一杯热水,空松有些欣慰地抬起一饮而尽,但有时,兄弟间也在很含蓄地表达着感情。

艰难地爬过去,打开电视柜,取出医用箱。忍着痛,在伤口上抹上一团凉凉的酒精后,扯下了一长卷绷带,熟练地裹在胳膊上。

“喵——”

这时角落里突然想起了一声微弱的猫叫,空松转过头去发现是那只一松天天抱在身前的小黄猫。

原来这个房间里,不止有自己。

“呐,neko酱”,他朝小猫招了招手。

超能小子蹲在原地看了一会儿,然后好像被什么力量推动着,往回撇了撇头,就试探着,朝着他小步地走了过来。

这只重来看不出表情的猫,却好像随时都在笑,空松伸手摸了摸它的脑袋。

“喵喵——”它不怕生地蹭了蹭空松的掌心,然后背过身子,朝来的方向躺了下来,靠在空松的脚边。

“咦,neko酱,难道你也被我的魅力征服了吗?哈,我果然是个罪恶的男人。”

他一时兴起,对着猫咪说道:“neko酱,我告诉你啊,你的好朋友一松小时候才不是这样的呢,那时候他每头仰着红彤彤的小脸,很乖地跟在……”

“咳咳……”

起居室里突然传出轻轻的声响,空松警觉地竖着耳朵,又摸了摸猫咪的头,压低声音道:“呐,那下次再跟你说吧,这大半夜的,我们不要把大家吵醒了。”

空松站起身,蹑手蹑脚地收好东西,洗了把脸,抱起猫咪,摸黑走进起居室。他没有注意到在自己进屋前一瞬,有个人影偷偷缩进了被子里。

走近最边上,蹲下身,小心翼翼地把猫咪放进了一松的怀里。一松今天不知道怎么的,并没有像平时一样排开手臂横躺着,而是贴着床铺边缘侧着身子,给他留出了一大片地方。空松庆幸不会碰到伤口,也能很轻松地钻进被子。

 

“呐,空松,你是怎么了?”早上,空松顶着两个黑眼圈被吵醒,“不会和戏剧部那些家伙打架了吧。”

兄弟们好奇地望着他,太阳光下,明显一副被揍得鼻青脸肿的样子。

空松不想兄弟们去报复惹上麻烦,装帅地敷衍到:“厄,当然不是了,My brother你们不用替我担心,这不过是男人成长中必须经历的一个过程。”

“痛いよ”,五子齐齐捂住了肚子,但是小松还是说道,“空松你记住,松野家的次子,可不是能随便被人欺负的哦。”

 

“喂,一松,你今天干嘛一直跟着我。”空松奇怪地问,今天只要一下课,一回头,就会悄没声息地发现这个从不粘人的弟弟出现在自己的左近。

“吵死了,クソ松,我只不过刚好经过而已。”虽然这明显没有说服力,但是空松一遇上这个暴躁的弟弟,向来没有办法,只能随他任意妄为。他注意到一松一直抬着头,东张西望地打量着每一个从他身边经过的人,特别会死死地盯着和自己说话的人,以至于远远看见这一团黑色的火焰,所有人都不敢靠近他。

 

除了……

“吶,松野君”,两个女孩朝着他和一松打量了半天,才分清楚,走到他面前,“昨天晚上真是太感谢你了,后来我们再带着警察先生过去的时候,已经找不到你和小混混的影子,只看见地上流的血,还担心你会不会……”

女孩们还没有说完,空松就摸着下巴,仰头闭眼道:“放心啦,小绵羊们,那些混混完全不是我的对手。”

两个女孩好像相信了クソ松的话,放心地舒了一口气,但对于他怪异的表现不知可否,赶忙转向下一个个话题:“呐,松野君,学园祭在即,我们虽然很喜欢你的表演,但现在你受伤了,松鼠的角色……”她们欲言又止,看着空松青肿的脸。

空松很明白,她们在纠结,要不要换人。但三年来在戏剧部,登台表演一直是他的梦想,这回角色虽小,却是好不容易才争取到手,也是他们的最后一次学园祭。

竟一时语塞,没了往日的豁达,不知道怎么回复。

“我替他演吧……”一直在背后默默听着的一松,突然上前一步,低沉地开口道。阴暗的气息立刻把两个女孩吓得不自觉地抱在了一起,“反正脸长得都一样。”

“啊,好,那就麻烦这位松……野君?了。”她们看着一松,像受惊的小兔子一样僵硬地点了点头,再次和空松道谢后,就迈着小步快速地逃走了。

 

“哼,什么吗?原来你昨晚是去英雄救美了”,一松嘴角升起一点儿幅度,声音里含着明显的酸味。但他好像并不需要对方的回复。突然转过头去,压抑着不快,声音有些消沉的警告到:“呐, クソ松你记住了,以后不准让除了我们以外的人碰你!”

然后头也不回地往自己班走去。

 

由于昨天的安全事件,学校要严厉彻查,今天戏剧部就暂停排练一日。空松回家的路上,忽然看见三辆警车呼啸而过。

听到身边接孩子的大妈聊天道:

 “听说今天警察从附近的小混混那里搜到了很多管制刀具。“

“不止这些呢,告诉你这些小伙子其实都是歹徒,每天晚上就出来抢劫人,特别喜欢抢女孩子。哎,现在真是世风日下,年轻人都不学好。不过也不知道他们和谁有了过结,据说老巢的地址被举报不说,警察赶到的时候,已经一个个被揍得面目全非,套着麻袋,捆得像鲔鱼一样。”

“呐,空松哥哥怎么还不走呢?”椴松催促到。

空松马上想到:“totti,大哥他们?”

小弟摊开两只手:“我什么也不知道。”

但是,纸终究是包不住火的。

“喂,前面那群松野给我站住,你们的兄弟今天下午为什么集体翘课“,教导主任气急败坏地截住了他们,“快说,松野小松、松野choro松和松野一松跑到哪里去了。”

“因为呀,他们去教训坏人了。“椴松还没来得及捂住十四松的嘴巴。

“嗯?”

只好利用超群的社交能力寻补道:“荒木老师不要信我哥哥的胡说八道,您也知道他比较幼稚,都是平常好莱坞看多了。事情其实是这样的,今天下午,我们的邻居イヤミ突然被车撞了送进了医院,他一直孤苦一人,我们几个兄弟只好轮流去照顾他,因为事出突然,所以没来及给您请假。他从小就带着我们六兄弟玩,是个非常善良的人呢。”他说得一本正经声泪俱下,仰着天使般的面孔,神情哀戚地看着老师,老师听得一愣一愣的,也不好再追究什么。

 

看着教导主任走远,空松已经把事情的经过猜了个七八成,忙问两个弟弟道:“你们说实话吧。”

“大哥、三哥和一松哥哥说要教训教训打伤空松哥哥的小混混。“十四松努力组织起语言解释到。

“恩恩,事情已经圆满完成了,空松哥哥你不用介怀。”椴松玩弄着手机。

“其实,我不希望大家替我打架的。”空松忍不住抬起胳膊抹眼泪,情绪一激动,就会控制不住。

啪——

突然由于惯性,身子不稳,向前扑倒,但又被另一双手拉住了。

“クソ松,你哭什么哭,谁为你打架了,真难看,我们是在维护社区正义。”

身后是一松的声音。

“唉,一松,你又舍得踢了,刚才打架报仇最带劲儿的是谁?”拉住他的是小松哥哥。

一松没有回话,只走近两步,扯住了空松的后衣领,把他提起来,从小松身边挪开,然后安静地黏在他身边不动。

“这两个家伙都太暴力了,害得我在门口放风紧张了半天,差点儿就被警察看到了。”choro松抱着手,一脸无奈地说。

“啊,totti也好厉害啊!”oso提高了声调,逃避着choro的话题,“竟然可以假装女孩声音,骗过警察。”一下蹭到椴松这边来。小声地说道:“不,choro松,你看到的一切都是幻觉,我一直都是一个和蔼可亲,温柔可爱的大哥啊。”

“可是大家为什么都不带我一起去呢?”十四松感觉自己被排挤地站在一边。

“想想都知道。”空松说。

“因为十四松是不可以的。”一松回答到。

“十四松是我最单纯的弟弟。”oso说。

“纯洁的小天使。”choro补充道。

“绝对不可以被玷污!”所有人都同时表情严肃地在胸口双手交合划了个叉。

 

“呐呐,一松哥哥明明不擅长打架的。”

一松抬起手看了看自己的拳头,默默回答到:“确实不太行,不然每次就把占我们场地的那几个大个子赶走了。”

“那你为什么还要去和小混混战斗呢?”十四松追问。

“唔,没什么。你这只小鬼就不要管了。”一松避而不答。

“那一松尼桑快走吧。”

“厄,十四松,你等我一下。”再次去打棒球的路上,经过那家玩具店时,一松没有径直走过,而是特意推门进了商店。

“呐呐,neko酱,一松尼桑真是一只大写的口不对心。”十四松放下球棒,倚着橱窗,仰望着天空。

超能小子扫了扫尾巴,也比了和他同样的姿势坐在他身边。

“他从很久之前就喜欢空松尼桑吧,我早就发现了。”

“喵——”

“我们帮帮他吧?”

“喵——”

“啊,neko酱你好厉害。”超能小子抬起猫爪和十四松握了握手。

 

“喂,一松,你给我有起点儿精神啊,毕竟是演戏剧啊。”

“吵死了,クソ松。”既然答应了替空松出场,虽然看起来一副生人勿进的一松,还是参加了戏剧部的排练。他头上戴着新做好的松鼠耳朵坐在空松旁边。

在台下看着很轻松,但没想到自己一走上去,被发热的聚光灯一照,两眼就发晕,身子就不由的紧张,感觉到腿肚子也在打抖。

其他的社团成员他也一个不认识,在肚里酝酿了半天,但还是没法开口正常说话。

“公……公主……殿……殿下,这……是”

“咔“

“松野一松君你没事吧?”导演试探着问。

“没事。”一松简洁的回答。

这已经是第二十八遍了。

“不用那么紧张的,只要说完台词,把信交到公主手里就行。”

“嗯,我知道。”一如既往地接受全部指导与批评,但是就是做不到。

最后,导演们只好开始练习下一场戏,让一松先平复下心情。

他不安地扭头看了眼台下的空松,完全不想被那家伙看扁。

但那家伙只精神奕奕地抬着双手,给他打气,好像完全没注意到他之前的多次失态。

脑子里突然想起了十四松的话,“呐,一松尼桑,你就把所有人当成我们就好了。”

不断地自我暗示,“白雪公主是クソ松,白雪公主是クソ松,白雪公主是クソ松。”

他把公主的脸,换成是空松的样子。

“给,信。”侧着身子,把信塞进了对方的手里,突然两颊绯红,浑身发热,很想揍人,完全没有改进的作用嘛。

因为说话语气一直很恶劣,导演也不敢指导他。

其实一松内心崩溃地快要哭了。

“呐,一松,男人在舞台上只要表现出自己最本真的一面就好了,今天的一松也很闪亮啊。”空松在台下大嗓门地喊着。

“对对,本真就好。”导演趁机搭话到。

“切,要你多话,クソ松,我才不想和你一样,每天像颗行走的钻石,真是把人眼睛都闪掉了。”

压制着怒,但是自己说过的话一定会完成。

他又试着把公主换成了十四松和椴松,一下好了很多,语气里自然地带着对弟弟们的柔和与宠爱,也不会因为紧张而打咯噔。

“公主殿下,这是猎人给你的信。”

面无表情,却能看出微笑,像一只住在森林深处的羞涩小动物。

演公主的女孩也不再害怕,轻轻接过信。

“OK,就是这种状态!”导演忍不住鼓掌。

“呀,一松,你不愧是my brother!认真起来哥哥都不认识你了。”空松一瘸一拐,激动地蹭到台前。

一松蹲下身子。

“切,最讨厌被表扬了。”还有这种像小狗一样,毫不避讳直视的眼神。

虽然排挤他,但这家伙也很孤单吧,每天一个人自娱自乐,蹦蹦跳跳,颓废的兄弟几个都不想搭理他。

“呐,一松,你的耳朵好可爱啊,不如大上学的时候,也和我一起参加戏剧社吧,作闪亮的兄弟二人组!”

啪,一个头拳重重砸下。

空松抱着脑袋呼痛。

戏剧部同学都目瞪口呆,这两兄弟关系究竟是好呢还是恶劣。

一松的视线从来没有离开过空松。

心里死命唾弃自己道,这家伙会孤单,刚刚一定是我想多了。

 

 

“neko酱,neko酱,你看这副眼镜像吗?”十四松蹲在粗点心店放玩具的纸箱前,取出了一副黑框眼镜戴在玩偶猫脸上,然后放在超能小子的脸前比对了比对。

“喵”,超能小子伸出爪子搭进箱子里。

“这一副吗?”

“真的很像呢!”

“喵。”

 

暮色黄昏时分,十四松带着小猫找到了一个人排练累了,躲在便利店拐角喝饮料的一松。

不论在哪里,他都可以找到这个内向的哥哥。

“一松尼桑,你看,两只一模一样的猫啊?”十四松把猫咪玩偶抱在胸前,超能小子也伸长了爪子,比出了和玩偶一样的动作。

好像三只小动物一样一起对着自己微笑。

“嗯,确实很像呢。”单纯的像小孩子一样,每天都在忙着做莫名其妙的事,但只要看着这个弟弟,一松就觉的很开心。

“哈哈,虽然嘴巴很坏,但一松哥哥一直都很温柔。”十四松没有多说什么,只是把玩偶直接塞进了他的怀里,然后转身,兴高采烈地比着挥棒的动作,喊着,“masurumasuru,hasuruhasuru”,和超能小子一起往棒球场很有精神的走了。

其实只有超能猫能听见这个孩子心里没说出口的话。

“就像一松哥哥在看着空松哥哥一样,我也一直在注视着一松哥哥啊。但这么多年有尼桑的陪伴,十四松一点儿也不孤单。”

一松抱着玩偶,看着弟弟远去的背影,莫名的有些伤感,但是那孩子想要传达的东西,他全部都懂,谁叫自己是哥哥呢。

 

“我们走了。”

学园祭当天,松野六子们都像往日一样,顶着蓬乱的头发起床,匆匆穿戴起就赶往学校。开始了各自放荡的学园祭冒险。

 

一松不再用临时表示身份的耳朵,而是换上了能把整个身子包裹起来的毛茸茸的玩偶装,像一只活灵活现的肥松鼠,迈着小步跟在空松身后。

空松兴致极高,其实昨晚就有些睡不着觉了,一早换上自己闪闪发光的鱼鳞裤,额上绑着彩带,插着荧光棒,造型十分夸张,自信满满地从人群中走过,相比于自己他反而更吸引人目光,一松忍不住吐槽。

“クソ松,你想死吗?我不要和你走在一块儿。”如果不是现在腿太短,他一定要狠狠地抬起膝盖捅空松的屁股上。

“不要这样嘛,一松,你难得穿得这么可爱,我一定要在台下尽力呐喊,作兄弟最好的应援。”

“不准喊,又不是运动部。”松鼠一松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抬起胳膊,直击他粉丝的侧脸,赤冢高中的上空立马窜起了一阵尖锐的喊叫。空松贴着创可贴的脸上,又添了新的标志。

但他来不及看,某松鼠藏在帽子下的脸,已经烧成了熟透的苹果了,那种白雪公主见了都会忍不住想咬的颜色。

 

大幕拉下,下一场就该一松出场了。

他躲在后台,发现舞台上灯光肆意,观众席下黑压压一片,人影攒动,却什么也看不清。心脏噗噗地跳,很紧张,但他知道,不管怎么样,今天都必须为那个笨蛋豁出去了。

毕竟这是一直努力排练的空松的心愿,他每天早起爬上屋顶背台词,陶醉忘情、自导自演的蠢样子,一松都知道。

这个明明是废柴,却一直很努力的老好人,一直忍让着暴躁、内向、不尚交往又很害怕寂寞的自己,让自己敢肆无忌惮地在他面前逞危撒娇的老好人,反正一松相信,无论如何空松哥哥是不可能抛弃一松弟弟的,就像小时候说好的一样。

所以他也想为哥哥做点儿什么。

“快,松鼠上场!”导演催促道。

一松懵懂地抬起信,小步跑地冲上舞台,眼睛被晃得只能看见白光,精致的背景,华丽的蓬蓬裙,舞台中央颔首微笑的白雪公主,以低音贝斯作为基调的诙谐可爱的背景音乐,有节奏地在地板上一起一伏,于一片暖色的光晕中,时空好像就凝聚在舞台上,仿佛真的闯入了童话世界。

这就是空松一直想看到的景色吗?

心律慢慢平静下来。

他阴沉的声调也比平时更柔和地微微抬高,眼睛锁定在一袭白衣的公主身上。

“公主殿下,这是猎人给你的信。”

毛茸茸的小手将信递出。

然后不做停留,就随着音乐,笨拙地一蹦一跳的走下了台,总共不过3秒钟。

因为太激动和慎重,刚才公主的脸,看起来好像真的变成了空松一样,但是这回,他也能勇敢地当了一次王子。

 

“一松,你好厉害。”

还没有站稳脚。

“一松尼桑,好可爱。”

“哎,我们兄弟也不算太废柴嘛。”

才走出后台,就被几个兄弟冲上抱住了。

“没什么啦,这种クソ松都能做好的事。”一松转过头来,挑衅地望向不远处的空松。

空松抱着荧光棒没说什么,只笑着冲过来和大家抱在了一起。

 

“呐,大哥,你本来不是想来看一松哥哥会不会出丑的吗?”椴松故意狡黠地说道。

小松摸着后脑勺打哈哈:“啊,这种事情,怎么可能呢,我这种心地善良,温柔可亲的大哥,怎么会有这么阴暗的想法呢?”

choro在不为人知的地方,使劲儿掐了oso一下,赶快转移话题到:“哈哈,偶尔在学园祭能看到挥洒的青春也是很不错呢~”

但话音才落,就不见了人影。

“喵酱,喵酱!”大喊地朝前排冲去,原来是下一个节目了。

Oso一脸无奈的表情。

 

“衣服好热啊,クソ松,陪我去把这身松鼠皮换了。”

闹过一阵后,一松已经忍受不了自己的装扮。

说完就自顾自地扯住了身边空松的衣领,把他往更衣室里拽。

剩下的兄弟们都一脸坏笑。

“喂,一松,我手上还有伤,你不能温柔点儿。”

“等会儿就温柔了。“

 

表演还在继续,更衣室里空空荡荡,没有一个人,外面都是青春期少年少女的喧嚣,到处飘着放肆、玩笑的味道。

脱掉玩偶装的一松,白白净净,一丝不挂。

“喂,一松,你还没好吗?”空松隔帘子替他拿着衣服。

只听见一松声音有些沙哑地回应到:“呐,我拉链拉不下来,クソ松你能进来下吗?”

“啊?”空松才掀开帘子。

还没有反应过来,就一头栽了进去,被弟弟吃干抹净了。

 

 

晚上在漆黑的起居室里。

“喂,一松,你……”

空松和一松并排坐着。

“空松,不要哭,我会对你负责的。”一松抱着超能猫,又把玩偶推到了空松怀里,这样感觉好像在拜堂。

如果一说谎,超能猫就会反驳,所以空松知道,弟弟是认真的。

空气很静。

他接过猫咪抱在胸前。

这是一松的好朋友吗?

“有小猫陪,就不会寂寞了。”一松又低低地说到。

“一松寂寞吗?”空松问。

“毕竟我们是一个大家庭,不可能每个人都被平等的顾忌。”

 “不过我不寂寞,因为我知道,即便很傻,一松也一直在看着我。”

搂住弟弟的肩,在他额上轻轻一吻。

“呐,一松,就继续随便依赖我吧,别忘了我才是哥哥。”

 猫咪开口道:“不用说这么好听,我是不会让你反攻的。”

评论(4)
热度(75)

© 艾米晓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