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北厨(末期无救),最近入了松沼,一松中心(主色松,也吃paka和十四一),杂食怪物。

【新荒】下手三思

荒北羊驼和新开羊驼  ooc 小段子 

“妈妈你看,那边有长脖子羊!”八岁的黑田雪成小朋友第一次和家人来北海道旅行,看到一碧无际的草场很是兴奋,除了成群云朵似的白羊外,草场边上还有一个戴着宽沿草帽的牧人,身边守着一黑一棕(?黑田视角)两头正在吃草的长脖子羊驼。

除了雪成,来旅行的小朋友们也兴冲冲地一拥而上,迫不及待想要摸一摸这两只看起来与众不同,却毛茸茸的可爱生物。

“大家小心一点儿哦,千万别摸那头黑色的羊,摸摸这头红棕色大卷毛羊就好。”牧人留着一头半长如同冰棱的蓝发,眼睛笑成了一双弯月,看起来很年轻,非常娴熟地把瞳孔放光,兴奋尖叫着的小孩们引到了红棕卷毛羊驼身边。

红棕卷毛羊驼果然看起来很是结实,却格外温顺,任小朋友抚摸过它的后背、脖子、甚至耳朵,它都一个颈儿乖乖地俯着脑袋大快朵颐,好像很享受的样子。

“妈妈,这个棕色的卷毛羊真可爱。”一个小女孩爱怜地抚过大羊驼的后背,一边向母亲赞叹道,女孩的母亲也放心地让孩子呆在羊驼身边。

雪成和他们不同,他一向不是安分的小家伙,当大家都挤在红棕卷毛羊驼身边时,他却把目光转向了旁边那头细长的黑羊驼,细细地观察着。发现它筋骨细瘦有力,下睫毛特别长,正在默默胡乱地吞草,看起来一副与世界过不去的恶态,肯定是头性情凶猛的野羊吧。

如此想着,他就不禁问道:“为什么不能摸黑羊呀?”视线还继续停在那里,盯着黑羊驼的一举一动,想象着凭借自己的才能,也许能一举驯服它,赢得全场欢呼。

“这……”牧人不好意思地挠挠脸,不知道如何措辞才能让这位小朋友清楚地领悟到此中危险,“怎么说呢大概是保护过度吧。”

卷毛大羊驼打了个响鼻,耳朵微微地动了动。

“?”雪成不明所以,自己已经八岁了,完全不需要这种保护嘛,不过就是一头长脖子羊罢了,再凶猛能把他怎样?只有这群没能耐的小鬼才知足地和那头没脾气的贪吃羊玩呢。像他这样体育上样样全能的精英,当然该去挑战那头无人敢碰的凶猛黑羊了。等它发飙时,就利用跳高的技术,一下纵上羊背,抓紧它的脖子,任它如何激烈反抗就是不松手,直到像牛仔驯马一样把它制服乖顺了,才缓缓放手,到时候大家绝对会大吃一惊,对他刮目相看的。

说干就干,小雪成摩拳擦掌着,趁着牧人不注意,突然挣开了妈妈的手,朝瘦长的黑羊驼跑去,可说时迟那时快,他眼看要摸到了那黑亮的绒毛了,那头被其他小孩围住的红棕色大卷毛羊驼却突然低昂一声,身子一侧,两腿向后猛蹬,直直地把小雪成甩出两米开外,最后面露凶相地瞪了他一眼,然后缓缓转过身,像什么事也没发生似的继续回到温顺宠物的状态,惬意地低头吃草。

父母们都惊讶地捂住张大的嘴,下意识地抓起自己的孩子迅速向后退出了三米,躲到远离羊驼攻击的范围外。

雪成的臀部印上了两只鲜明的蹄形,他趴在地上一时惊吓地头脑不清,以他敏锐的神经,刚才分明谨慎盯住黑羊,避免会被它伤到,怎么……“哇哇哇,妈妈好痛……”他愣了一会儿,突然觉得异常委屈,小孩子一样伤心地哭出声来。

蓝发的放牧人挠了挠脑袋,完全没有诚意地尴尬圆场到:“小朋友你们别怕呀,快回来,我刚才不是说了嘛,只要不摸这头黑羊呀,我们的卷毛新开羊都是很温顺的,还可以继续喂它吃能量棒,和它免费合影呢。”

评论(4)
热度(15)
  1. 新吧唧Murphy_佬缠粉1号机;D_艾米晓寻 转载了此文字

© 艾米晓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