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北厨(末期无救),最近入了松沼,一松中心(主色松,也吃paka和十四一),杂食怪物。

【黑荒】前辈与猫

ooc 发现小雪是个腹黑的小帅哥,好想看北北被黑猫调戏的样子

“喂,真波你在那一个劲儿傻笑地个什么?”黑田雪成刚结束自主训练从自行车室走出来,就看见这个不可思议的后辈站在教学楼转角处。

“嘘,黑田前辈小声点儿,别被发现了。”真波笑着把黑田拉到一旁,抿着嘴,眼弯成了一对月牙,“你看那边荒北前辈……”

意外地听到前辈的名字,黑田心头一跳,想要走开,眼睛却还是忍不住地顺着真波的手指望去,只见荒北蹲在地上,一只手拿着半块面包满脸不爽地伸向前,另一边的胳膊搂着一大个鼓胀的牛皮纸袋,寻常那样龇牙咧嘴,口里地不痛快地嚷着什么,正……与猫对峙!

看着猫岿然不动地坐着,荒北把手又往前递进一分,“喂,你这家伙看什么看,分半块给你已经算瞧得起了!”

身材硕大的黑猫没有立即领情,它抬起鼻子嗅了嗅,举着头,一双琥珀色的瞳孔警惕地停在荒北的脸上。突然毫无预兆地后腿一缩,柔韧的身体一跃而起直接朝着荒北手里的袋子飞纵上去。 

黑田一惊,差点儿出声,却被真波用手堵上了嘴。他只能睁大眼睛继续注视着前辈身子一闪,却没来得及避开,身子不稳地干脆就一屁股坐在地上,有些吃惊、不快地骂道:“你这家伙真是得寸进尺!”恼怒地要把这只欺上身来的毛茸茸生物推开。那头黑猫却似乎习惯了地不管不顾,任身下的人推挤,也有恃无恐地伸着脑袋往袋子里够,直到硬生生从荒北啃过一半的面包上撕下大块,才甘心地缩回脖子,毛茸茸的屁股一坐,趴在荒北身上,两爪抱着食物大口吞咽起来。

“你这厚脸皮猫,真是找死?”荒北准备揍它,语气凶恶,长眉挑起,举起拳头威胁,可是停在半空中一忍再忍,对这种弱小的东西就是下不去手。

黑猫仿佛很了解自己的处境,吃饱喝足后,更趁胜追击地直接攀上荒北的肩膀,小脑袋凑到脖子边一个劲儿的轻蹭着,咪咪地叫个不停。荒北受不了它的重量一手撑地,一手去揪住它肥软的后背,嘴里乱嚷着:“喂,你小子臭死了,离我远点儿!”站起身,抓着猫脖子提在半空中威胁地瞪视了半天,好像随时要把它甩出去。

使劲地晃了两下,猫缩起四肢蜷成个圆,脸上表情很可怜。荒北完全无视地继续威胁道:“喂,你小子,下次吃饭的时候离我远点儿,不然别怪我不客气!”啐上一口,接着却出乎意料很轻柔把它放回地上。

然后荒北拍拍身上的灰,坐回后背椅上,翘起二郎腿,一脸很无所谓地继续吃手里的东西。黑猫没走,蹲坐在地上舔舔嘴巴,仰头看他一阵儿,突然后腿快速一蹬纵上了长椅,借荒北的裤子摩摩后背,盘成一圈,安心地挤着他眯上眼睛。

荒北“切”一声,故意扭头不看,从袋子里取出一罐百事心情不错地喝了起来,脸上浮着一层不自知的得意和宠溺。

“嘻嘻,荒北前辈真可爱呢。”真波一手放在嘴边,低头轻笑着。

黑田语气有些强硬地接口道:“喂,一年级的这样偷看前辈不太好,我们还是走吧。”他一把拽住后辈的衬衣后领,转身把他拽走。

真波继续笑着没有反抗,任他拖着自己前进,却忍不住调侃道:“前辈明明很喜欢嘛。”

“不要乱说话!”黑田有种想揍他的冲动,脸上的红晕被逐渐变深的夕照刚好掩藏了起来。心里轻哼一声,“黑猫吗?啧。”

 

一年以后的IH全国高等中学公路自行车联赛中,提示板上公布真波以1秒之差赢得山岳奖的消息。黑田握紧车把,意料之中地笑道:“啧,这小子果然很强”,一直看着他这么风光,自己身体里蛰伏了两年的热血早就已经按捺不住地想咆哮出声了。

狠踩两下踏板“看来IH的舞台终于该轮到我们了上场了!”他挣开温存的枷锁,回想起某人对自己看不起的乱骂,承认后的衷心表扬,像狼一样擦着护栏冲出去的疯狂骑姿。哈哈,想象着他在终点,黑田满脸自信带着身后高大的苇木场率先脱离队伍往前冲去,抢占先机。

“塔一郎放心好了,我会像圣诞树一样,装饰第一天的终曲的。”与好友对撞一拳。

黑田雪成在直道上拱起修长柔韧的脊背,眼睛里泛出嗅到终点时狼渴肉的疯狂亮光,总北那两只去年在IH上发挥出色的一年级也吵吵嚷嚷地从身后急速追了上来,狂浪如风。他的眼神冷静地确认,“今泉俊辅和鸣子吉章吗,提前1秒竟然还是被追上了。”

“嘎嘎嘎,你认识我呀,有我在当然能追上了。”红毛小子露出虎牙嚣张地炫耀道。

“确实很厉害呢,”黑田没有慌张,反而觉得后背发热地不能自已,“哼,但我可不会输给你的。从早春开始我就拉着苇木场在比赛中一路连胜,我身上背负的可是箱学的王牌助攻号码呀!”

”王牌助攻?“鸣子和今泉定眼一看,“12——2!?”两人脸色不禁同时严肃起来,想起去年那匹带着主将福富、直道鬼新开、甚至自家小野田一起奋不顾身,以势不可挡的气场在赛道上横行的狼前辈。

那位荒北前辈确实厉害地让人尊敬,不过这个……

“所以呀,我可是会找准一切空隙,快速、准确地把王牌带到终点的黑猫呀!”说着,黑田在最后一个弯道处,突然加速,放开刹车,斜着身子直切着公路的弧度线性闯过,形如刀削。一口气和身后的两只小鬼拉开两秒的距离,“嘿啊啊啊啊啊”,好像已经嗅到了前辈的味道,他不自觉地像猫一样舔了舔嘴唇,“我可不会遵守限时规则的。”无论赛道还是赛道下。

他想快点儿到达终点,让那个人托着额头,用细长的眼睛一大一小地瞪着他,然后强韧的咬肌扯成一个天然放肆的笑,半夸半骂地嚷道:“喂,你小子还不错嘛。”

 

评论
热度(13)

© 艾米晓寻 | Powered by LOFTER